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长城曲评 >

老骥伏枥起,一足已先腾——访相声名家马三立

时间:2017-02-26 19:12来源:中华相声网 作者:宁馨儿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听说,有人把相声《买猴儿》里塑造的马大哈推许为建国以来的文学艺术作品中,一个最成功的形象。的却,它至今还活在人们的心中,说在人们的嘴上。而且言者对现实无不是出于积极的态度,可见相声《买猴儿》的创作和表演的出发点是好的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听说,有人把相声《买猴儿》里塑造的“马大哈”推许为建国以来的文学艺术作品中,一个最成功的形象。的却,它至今还活在人们的心中,说在人们的嘴上。而且言者对现实无不是出于积极的态度,可见相声《买猴儿》的创作和表演的出发点是好的,艺术效果也是准确的。尤其是它经历了史无前例的颠扑,现在有幸重现舞台演出之后,广大观众依然欢迎、喜爱,同时对作者、表演者的艺术活动也更加关心了。因此,我们采访了相声《买猴儿》的舞台创造者,我市相声名家马三立同志。
  一曲买猴传盛名,
  十载坎坷路不平。
  何迟多病三立老,
  抖擞精神又长征!
  谈话就从他床头上悬挂这幅石丁同志重听相声《买猴儿》有感,书赠马三立同志的题字开始了。马三立同志谈起文艺界老领导们的关怀爱护之情时,瘦削的脸上泛起一层兴奋的光彩。他说:“提起重演《买猴儿》,无论领导、同行和观众,都给了我极大的支持和鼓舞。这无限的爱戴之情是我能够正确地对待走过来的艺术道路,弄清了是非,解放了思想,‘抖擞精神又长征’了!”他指着那幅题字的末一句,表达了自己此刻的心情。这立刻便感染了我。当愉快地谈到他重演《买猴儿》时,他却"咳"了一声,然后很歉意地说:“这个段子,至今已有二十多年没演了,过去也始终没再想它,所以重演时台词已经不熟了,弄得精神也很紧张,说的不那么轻松自然;再加上身体不好,下台以后连气都喘不上来了,实在没给大家演好。可是台下的观众还是对我那样热情的鼓掌。我知道,这是对我的理解,有原谅我的意思。我很受感动,观众太好了!”说到这里,他随手点燃一支香烟,慢慢地吸了一口……他沉浸在幸福之中了。
  记得,当初他从五五年到五七年说《买猴儿》这个节目的时候,总共不过三年的光景,但是在社会上却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自从问世就立刻受到欢迎,剧场演,电台播,掀起一个《买猴儿》热,这是那时相声界少有的事。从演出的社会影响看也是健康有益的。“马大哈”一词的广泛流传,已成为对革命工作不负责任者的批判写照;《买猴儿》这段相声指出了要避免官僚主义、文牍主义等对革命健康肌体侵蚀的危险。在振作革命士气,抵制不正之风的意义上,已为世人称誉。因此,有的地方机关企业部门,甚至组织人员收听广播,作为改进工作的一种动力。同时,相声《买猴儿》的演出也说明了相声艺术地发展,和人民与时代息息相关,和国家政治前途密不可分的道理。也取得了新的有益的经验。尤其是马三立同志在舞台表演的再创作上,付出了大量的心血,调动了自己的多种表演手段,在最后完成“马大哈”的舞台形象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访问中,马三立同志非常谦虚地对此作了简短的介绍。
  “这个段子是在五四年底由本市电台文艺部,交给我整理后演出的。”
  “听说当时有的相声演员看过,说不好演,是吗?”
  “从相声行业的表演习惯看,这是属于高难度叙述类型的活。这样的活,结构难掌握,‘包袱'也难处理,再加上它从‘入活’到结尾的‘底’,是连续由三个‘倒插笔’组成的段子。从相声表演手法来说,这叫先‘刨底’后‘铺垫’,掌握不好或稍有松懈、折腰的地方儿,就会弄得枯燥无味。当时看了这个作品,觉得内容很现实,表演上可以适应,作者又很信任我,让我随便用,就大胆地改动了。以后随着演出又接连改了十四次表演稿。虽然有些地方不是按原稿演的,但是得尊重原作者的主题和情节,这是演员只许加强,不许乱动的。所以说关键是何迟同志的本子写得好,我们合作的好。至于具体的表演处理,前些日子已经在电台介绍过了……”那时,他在家改这个节目,弄得饭也不想吃、觉也不知道睡,老改老改,最后改得他都晕了,从凳子上跌下来,脑袋上磕了那么大的疙瘩。没见过他这样说相声的!下那么大工夫,结果……多亏他的老伴在外间屋“检举”了他,将他个中的千辛万苦一言道破。这种严肃认真的表演精神是多么可敬啊!由此可见,他表演总能受广大观众的喜爱称赞,决非偶然。只是他素来不爱多谈自己,使人对他的钻研功夫未能尽知罢了。我想请他介绍表演艺术的特点,不料他被老伴这么一说,反而更加自谦,出言呐呐了。这不由让人想到他在舞台上表现出的那些可笑形象的立足点,原来这正是他本人谦诚朴实之处。这应当是一个相声演员的灵魂所在吧?
  他终于满足了我的要求,过了半天才说:“其实我现在还要学习。因为作为一个相声演员必需什么都学,肚子里好比是个仓库,随时往里装东西,需要什么再随 时往外拿,用不着就现存着。要做到只许你不使,不许你不会才行……去年在新影 拍摄《笑》的影片时,他们很强调演员的不同风格特点的表演方法,这可就难为我了。现在许多青年相声演员都有新水平。我既不会唱,又不会用形象使人发笑,怎 么办哪?只有用和观众合作的办法。段子我当真的说,让观众当真的听,这就是想办法不让观众感觉我是给他说相声。”
  “您是怎么表演的哪?”我渴望地问他。
  “其实说来很简单。在表演中我比较爱用平叙闲谈的手法,先把观众引入段子的正题,然后再使用‘包袱’。要很自然地把附有意义的笑料,抖到观众的心里去。当然这要善于运用夸张、强调、错觉、反问、圆谎等一切技巧……”
  “这当然也不是随便可以用好的吧?”
  “是啊,主要一点就是:无论怎么发展起来,也必须让观众感到是入情入理的,是那么回子事儿。这样,笑料才能不浅陋,给人一个真实感,使之不但可笑而且可 信。只有这样才能幽默含蓄,稳健自如地使出有回味的‘包袱’来。这样的‘包袱’不但当时可笑,还可以使人听完之后,越琢磨越有意思,越觉得可笑。要达到这 种地步,这必须要求自己台词准确,叙述生动细腻,小‘包袱’多,加的佐料多,要繁而不乱,绕而不泥地铺平垫稳,做好了‘包袱’的伏线,才能抖出有分寸、有 劲头的‘包袱’来。另外,还得注意‘翻包袱’的情况,火候不到还可以重复,不能急促,也不能晾凉。总之,就是严格要求自己,要反复加工排练。凡是经过自己 千锤百炼的活,自然就有特色,里边的那个‘包袱’也有劲头……”
  这实在是他讲到的可贵的相声表演经验。当他再讲到为此所付出的创作劳动时,听了更觉动人。由于以前总感到他在表演时,许多最能传神的地方儿,都像是临场而 发的那样新颖、巧妙的解人心意。当我问到这里时,他笑了笑说:“不是的。我说的每个段子的台词都是定稿后的死词儿,决不是在台上随意发挥的。而且就连向观 众讲的开场白,或者是段子里的一个‘嗯’字,一个‘啊’字,在未移稿之前也是不轻易变动的。但是在表演时要死词儿活用,让观众听起来像随口说出的一样。因 此这就要求使用的表演稿应当达到比较理想的表演效果,随着表演要不断的进行合理的加工……”
  通过了解我才知道,原来在他掌握的二百多个传统的段子中,经常使用的如《吃元宵》、《文章会》、《窝头论》、《三字经》等几十个“把纲活”,都是经过了无 数次的修改,长期的发展,成为他一生的心血结晶。所有新编的相声演出稿,一般也经过了十次、二十次的加工。就以最近演出的《似曾相识的人》这个新段子来 说,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就修改了四次,在表演的情节上,增添了蛐蛐金头虎的铺垫,和后边要电视机的回合等,作了很多典型的集中。并且他还要继续加工。当 我请教他,这样做的出发点何在时 ,马三立同志十分认真地告诉我:“习惯要求自己,每演一个段子,应当做到对观众负责,对作品负责,对自己负责,不容自己在表演上粗心大意。因此现在我对学 员、对自己的孩子马志明——他在曲艺团学做相声演员——的要求,也是这样。”
  这种可贵的精神,当然也是有来源的。
  马三立同志今年已经是六十八岁的文艺老人了。他从小出生在相声艺人的家庭,那是家中除了母亲恩萃卿是京韵大鼓演员外,他的父亲马德禄、大哥马桂元……都是 相声演员;就是他的姥爷恩绪(光绪元年改名恩培)也是相声界前辈万人迷的师傅。从他十二岁随父学艺之后,又拜著名相声演员周蛤蟆为师,至今他的艺龄已有五 十六个春秋。长期的艺术实践,使他寻到了自己的表演之路。不过,由于他在旧社会为人正直,不事趋附,使他经历了艰难的历程,才终于奠定了自己的表演风格。 这就是他在表演上体现的:使活从现实生活出发,力求表演的真实性;使相声艺术不做笑的玩偶,要具有笑的生命。因此在表演上相应地有了自己的特点,如文哏、 贯口气质独到;“包袱”自然,谐趣入理;叙述评论平易出奇;使活不温不燥,尺寸准,劲头足,格调清新隽永等。使人感觉他的表演有演员对生活的认识深度和演 员性格的处理。不愧是相声艺术名家。
  现在马三立同志虽然年老多病,但是他为观众服务的精神,却是更胜当年。他说:“现在每逢上场都使自己的思想高度集中,充分做好演出前的准备。在出场前心 里默着全活,决不走动说话,上台以后便全力以赴,以答观众厚望。”他就是这样在最近三年多的时间里,接连演出了《精打细算》、《讲卫生》、《看红岩》和传 统段子《卖挂票》、《相面》、《吃元宵》等节目,使人们得到笑的享受和满足。今年夏天在本市举办的“津门曲荟”相声专场中,马三立同志又演出了何迟同志的 新作《似曾相识的人》和传统相声《开粥厂》,受到观众的欢迎,尤其是对何迟与马三立二位同志的新的合作,反响更为热烈。现在外地和本市的不少宣传、教育单 位找马三立同志写东西,去讲课;热情的观众也找他要节目和表演知识。他说:“这里,我也是在有抱歉的地方儿,有的还未能很好地完成。比如,今年六月间美国 学者培瑞、林克在同本市的相声演员座谈中,他曾向我索问有关个人相声表演作品的事,就未能满足他的要求。本来过去我是有过写作计划的,列出了提纲,准备写 二十万字的东西,并且已经写出了八万多字的手稿。但是没等写完,它就连同两大抽屉相声段子的底本,一起失落了。现在我一定再从头开始,尽上自己的心意。文 艺界的老朋友们,侯宝林、赵燕侠、马长礼、吴祖光、新风霞等同志,每次来津看望我时,也都深情地鼓励我:要为“四化”鼓足力量,多演出,多写作,为人民、 为社会主义多做贡献!”
  说着,马三立同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心潮拂动了……
  中午的阳光和煦地照在他的屋子里,使人浑身感到暖意。当我这个访问的观众在和马三立同志握别时,抬头看到贴在门楣上的一条红纸,写着优美的伊斯兰文字。我带着深深的敬意,衷心地祝愿这位可尊敬的老人。
  (《天津演唱》一九八一年二月,网友老豆角整理)
 
原标题:老骥伏枥起,一足已先腾——访相声名家马三立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