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长城曲评 >

教育观众这件事 喜剧人就别掺和了

时间:2016-12-02 22:04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作者:任自言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 这两年让观众欢乐的电视节目真不多。电视剧里,国共斗争除了潜伏就是策反;历史题材的不是宫斗就是历史虚无的瞎掰;抗战则是八路军武工队的神功;而现代题材除了香车美女就是离婚小三。 看生活养生节目吧,这个台的主持人说观众们要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这两年让观众欢乐的电视节目真不多。电视剧里,国共斗争除了潜伏就是策反;历史题材的不是宫斗就是历史虚无的瞎掰;抗战则是八路军武工队的神功;而现代题材除了香车美女就是离婚小三。
  看生活养生节目吧,这个台的主持人说观众们要低盐低糖,那个台的厨师说要教观众做五尺高的大蜜供,一个帮你长寿,一个催你早死。你说这欢乐得起来吗?索性就把电视关了。但是,牛群县长教导过我们:“你看也得看,你不看也得看,你要不看,你把电视关,你可就看不见,你就更心烦。”
  实在无聊,便看了几眼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上海人是精明的,他们不局限于南方,是放眼全国。于是东北的草根演员,香港的詹瑞文,台湾的彭恰恰,北京的开心麻花、俞白眉、贾玲、曹云金、高晓攀、德云社,悉数登场。
  2016年的《欢乐喜剧人》一结束,浙江卫视就开播了《喜剧总动员》。其实就是《欢乐喜剧人》的翻版,只不过主持人从一个变成了两个。喜剧综艺可以说是成功的,很多观众都在周末晚上守着东方卫视、浙江卫视。几档节目收视率攀升,终于让北京卫视坐不住了,也办了个《跨界喜剧王》。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喜剧人,固然让屏幕热闹了起来,但是热闹之后,观众们似乎又感觉这类节目暗藏危机。
  喜中有悲不再讨巧
  《欢乐喜剧人》似乎并不能让观众很欢乐。很多节目都想教育教化观众,这也引来了像我这样的肤浅观众的不满。
  我看喜剧节目就为图一乐。春晚陈、朱的《吃面条》 《主角与配角》看一遍乐一遍,要问这小品有啥中心思想,从中升华了什么,我还真说不出来。要说最有教育意义的喜剧小品,当属黄宏喊出的“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从此我就再也不看了。
  但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喜剧节目除了教育观众,又有了感化观众的作用,作品一定要喜中带悲,而且一度很讨巧。观众们,尤其是美女观众,笑完之后,拿着手绢擦眼泪。于是各班社的演员、编导一股脑儿都要把喜剧改成悲剧,《欢乐喜剧人》一度成为“欢乐悲剧人”,《喜剧总动员》一度成为了“悲剧总动员”,喜剧演员们一度认为不把台下的美女观众们弄得梨花带雨,就不是好的喜剧演员!
  更令人感到无聊的“喜中悲”就是《跨界喜剧王》的某前运动员,好好的扯到了自己训练比赛的艰辛,气氛颇似动员报告。当然也有让人叫好的“喜中悲”的节目,最极致的当属贾玲的《你好,李焕英》,有喜有悲,比那些说教的喜剧小品强得多。
 
  相声加盟越来越颓
  曲艺与戏剧本来并不大搭界,但不知道为什么喜剧类综艺节目必须有相声演员的参与。《欢乐喜剧人》里,李菁没两集就被淘汰了,曹云金最后的名次都没要,自觉退赛。高晓攀的节目必须搞情怀,愣把老戏班的班规在舞台上背了一遍。
  德云社“祭出”的岳云鹏除了《五环之歌》,已经没啥可称道的段子了。从创作的角度看,“小岳岳”没有什么太高的创作甚至改编的能力,但每次走上《欢乐喜剧人》的舞台,都号称自己的相声作品是熬了多少个夜晚“闯作”出来的。但是,明白相声、常听相声的观众一听,就知道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老段子的堆砌。
  尽管在德云社的共同努力下,小岳还是拿了《欢乐喜剧人》的冠军,但他的颓势从《喜剧总动员》就显露出来了,没了孙越,没了史爱东,岳云鹏尽显疲态,郭德纲似乎试图挽回,可惜儿子郭麒麟的技艺有限,该淘汰还得淘汰。
  相声这门艺术非要挤到喜剧人的中间,其实是不伦不类的。喜剧小品要灯光,布景,人物,冲突。相声表演两个人就能解决,跟开心麻花、杨树林拼布景、拼演出,还真不好使。与其这些相声演员在喜剧人的节目里拼得头破血流,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剧场说相声攒攒人气。
  东北喜剧有点拧巴
  《笑傲江湖》、《喜剧总动员》等综艺节目的涌现,让观众们又看见了东北喜剧演员的身影。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草根出身,从东北的小剧场走出来,最知道普通观众想看啥,因此,在这些喜剧综艺的节目里,都会看见当年草台班子的演出痕迹——把演员从台上用担架抬走,吹着唢呐打幡,这些其实都是二人转的表演方式。台下观众起哄拍手叫好,演员也就完成任务拿银子回家。可是到了电视台的大舞台、大阵仗,草根出身的演员们似乎也有些拧巴,太俗了领导不同意,太雅了观众不乐意。《欢乐喜剧人》里,小沈阳弄出过保护大山、保护大自然的作品,东北人的喜剧粗犷豪迈,笑料紧密,演员装傻充愣、插科打诨的表演方式有些观众还是乐于接受的,但非要在舞台上悲惨地向观众大声呼喊“救救大山,救救大山吧”,我还以为大山是个要死不行了的病人呢。
  “学院派”差强人意
  相对于草根派的杨树林剧团,麻花团队、贾玲团队乃至不大接地气的香港詹瑞文,这些团体和个人都受过艺术院校正规教育。学院派的作风与草根派截然不同,尽管草根们也学着弄灯光,弄布景,弄故事,弄人物,但是有些精髓还是抓捕不到,其实就是“细致”。
  学院派的节目与话剧很贴近,尤其是麻花团队,舞台腔要比草根派明显得多,但形体动作要比草根派细腻。从学院派的表演作品来看,他们总想给观众一些启示。沈腾、贾玲这些演员有着丰富的舞台实践经验,也不愁作品本子,只要深挖素材,在这样舞台上锻炼,对于他们将来绝对是有益。
原标题:教育观众这件事 喜剧人就别掺和了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