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长城曲评 >

这门曲艺艺术 看起来赏心悦目但也胆战心惊

时间:2016-11-28 22:40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后台编辑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 在传统曲艺中,有一种展示独特绝技的表演形式,名为含灯大鼓。其演唱曲调基本上与梅花大鼓相同,差别之处在于,演员演唱时要用牙齿咬住一支灯架,灯架上花团锦簇,并有几支点燃的蜡烛。这种演唱方式一方面增加了演唱的难度,一方面让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在传统曲艺中,有一种展示独特绝技的表演形式,名为“含灯大鼓”。其演唱曲调基本上与梅花大鼓相同,差别之处在于,演员演唱时要用牙齿咬住一支灯架,灯架上花团锦簇,并有几支点燃的蜡烛。这种演唱方式一方面增加了演唱的难度,一方面让曲艺突出了“杂技”的技艺成分,可视可听,悦人耳目,是为传统艺术的瑰宝。
  由于“含灯”技艺本身难度大,又因口中有物,演唱终难做到字字真切、句句清晰,因此鲜有人演唱。在天津,中国曲协和天津曲协会员、梅花大鼓一级演员安颖,是唯一的含灯大鼓表演者,也是这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多年来,为了抢救并传承这门濒危的艺术,她进行了大胆的改造和创新。
  含灯大鼓演唱时牙齿咬住灯架横梁不能张开,同时又要求演员的演唱尽量做到吐字清楚、字正腔圆,还得控制好气息,不能因用气过力吹灭蜡烛,因此,这种表演形式欣赏起来有一种惊心动魄之感,视听效果极强,是为含灯大鼓最为精彩之处
  多年来,安颖的演出总能技惊四座,她左手持板,右手击鼓,牙咬灯架却声音豁亮、吐字清晰,气息清匀,灯架上始终烛火不灭。舞台下,观众都瞪大双眼紧盯烛火,屏息聆听,一曲唱罢四下惊叹声、喝彩声此起彼伏。
  安颖总结多年的舞台经验说:“含灯大鼓之难,在于要求演员‘一心三用’——打板节奏要准,吐字行腔要圆,气息控制要稳。”演唱时牙齿咬住灯架横梁不能张开,同时又要求演员的演唱尽量做到吐字清楚、字正腔圆,还得控制好气息,不能因用气过力吹灭蜡烛,因此,这种表演形式欣赏起来有一种惊心动魄之感,视听效果极强,是为含灯大鼓最为精彩之处。
  含灯大鼓最初叫“叼灯大鼓”“衔灯大鼓”,其雏形源于清代八旗子弟的娱乐形式。当初八旗子弟最喜唱一种名为“岔曲”的鼓曲,票友们时常在书房里唱曲,信手拿来两支墨笔,把笔管的尾部分别叼在嘴里,边咬着笔边唱岔曲,竞赛看谁唱得字正腔圆。演唱者精神稍不集中,笔就会从口中滑落,惹得大家哄堂大笑。之后,这种形式被北京艺人借鉴,只是为了以此吸引观众。
  据记载,含灯大鼓的首演者为京韵大鼓早期三大流派之一“张派”的创始人张筱轩。1909年,张筱轩在北京松风阁多次演唱含灯大鼓。有一次,他在天津同合楼演出时正值雪天,上座率受到影响,为了吸引观众,张筱轩“口含九盏灯”演唱了含灯大鼓。九盏灯就是用九个小瓦器,内蓄香油,放在木架之上用口衔住,点燃之后灿烂辉煌,一曲唱罢,口含之灯不落不灭,引得众多观众前来观看,盛况空前。
  女艺人出演含灯大鼓,是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当时著名弦师王祯禄见梅花大鼓演员刘玉芳在演唱梅花大鼓时也口中含灯,此时的含灯大鼓灯架已经进行了改动,由于女演员不适于口含笨重的灯具,所以改为口中叼着一个特制的木架,木架上放两支点燃的蜡烛,取名为含灯大鼓。
  这次改造比起张筱轩的“口含九盏灯”,演员显得轻松了不少,而在演唱的篇幅上也由原来的长段改为10分钟左右的短段。演唱时烛光闪耀,更为引人入胜。尽管含灯大鼓很受欢迎,但总的来说,在清末以及民国时期的舞台上并不常见。由于演出难度大,从刘玉芳演唱含灯大鼓之后,在曲艺舞台上便很少见到了,几乎成了绝响。
  “含灯大鼓演唱时要掌握高难度技巧,要固定每个字的发音位置,找准共鸣音位置,就要逐字逐句反复练,不能蜻蜓点水,而这需要很多时间和精力。这一特点也成为阻碍含灯大鼓传承发展的一大因素”
  直到上世纪80年代,北京曲艺团的白奉林等老艺人将这门艺术重新发掘,使之重现舞台。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天津的梅花大鼓演员安颖了解到含灯大鼓是一门濒临灭绝的艺术,抱着研习百家之长的目的,她毅然去了北京学习含灯大鼓。
  安颖说,要练成含灯大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要咬住横梁,不能张口,所以吐字发音会遇到很大障碍,另外,演唱时蜡烛不能灭,比如发“噗”的音时,如果气流太足把蜡烛吹灭了,那演出就失败了,“含灯大鼓演唱时要掌握高难度技巧,要固定每个字的发音位置,找准共鸣音位置,就要逐字逐句反复练,不能蜻蜓点水,而这需要很多时间和精力。这一特点也成为阻碍含灯大鼓传承发展的一大因素。”
  安颖回忆:“我用一台录音机,把自己含灯时所发的音录下来,和不含灯时的做比较,争取做到听不出差别来,才能达到要求。”为了学好这门技艺,她狠下功夫,平时哪怕做家务的时候,嘴里也老咬着灯架,练得腮帮子酸疼,头也跟着疼,但是她依旧忍着酸痛,光是一个唱段就练了3个月。
  安颖的演出在观众中引起极大反响,然而有一次一位作家在看完她的演出后写了一篇观后感,文章中提到:演员的演唱颇具功力,但是总有一种让人揪心的感觉。安颖说,这位作家之所以有这样的感受,是因为她当年在北京求艺时,所用的灯已经改造成3根蜡烛,蜡烛的位置高度差不多到了演员的眼睛处,待点燃蜡烛后又加上火苗的高度,从远处看遮挡住了演员大部分脸部,观众既看不到演员的口型,也几乎看不到演员的面容表情,更谈不上欣赏演唱技巧了。
  这篇文章对安颖的触动很大,“揪心”是含灯大鼓诞生之初最吸引人之处,但也是制约它发展的一个问题,对于很多观众来说,含灯大鼓这门艺术虽然新鲜,但是观看起来却欠缺美感,不够放松,更制约了艺术的推广和传承。此时,安颖觉得,如果不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改进和创新,会影响这门艺术的发展。
  安颖请来了手艺师傅共同研究,反复试验和改进,希望制造出一种既美观又适用的灯架——依照演员的脸形,用适当的弧度将原来的灯架整体下拉,露出演员的面部
  “灯架的位置一定要合理,不能下拉太多,太低了展现不出含灯大鼓的特色和演员的功力,但也不能下拉太少,那样改造的意义就不大了,更不能把灯架向前延伸太长,离演员面部距离较远,就展示不了演员吐字发音时控制气息的能力了,从而减弱了含灯大鼓的另一个特点——演唱时蜡烛不灭的技巧性。所改造的几项内容,必须充分显示含灯大鼓独特的演唱技巧与魅力。”安颖说。
  灯架的结构固定后,安颖又精心设计了灯架的装饰。她觉得,演员出场后要让观众眼前一亮,灯架本身就要有增强视觉冲击力的效果,既展现出这门艺术高难度的一面,又能做到美轮美奂,从而提高艺术欣赏的品位。
  为此,她将原来灯架上的挂穗变成漂亮的花朵。在挑选花朵时,她跑了许多家花店,买来不同品种及各种颜色的绢花,依次试装,最终选定3朵华丽鲜艳的牡丹花,并在牡丹花心处装置蜡烛。至此,灯架大体成功了。然而,做事精益求精的安颖又觉得整体装饰不够鲜亮协调,灯架下面看上去有点“秃”。于是,她将灯架下方设计成酷似花篮的形状,其上装满鲜艳夺目的花朵,并以绿叶相衬,远远望去,犹如一个在烛光映照下五彩缤纷的大花篮,给人以心旷神怡的艺术享受。如今许多演员在演唱含灯大鼓时使用的灯架,都是安颖改造后的样式。
  对于安颖来说,这些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将含灯大鼓这项曲艺中的奇葩传承下去。在采访的最后,她说她对徒弟的要求有些苛刻,她认为学习含灯大鼓的人必须是有心人,容不得半点功利和浮躁。为了大范围地普及这门艺术,近年,安颖在发行个人梅花大鼓演唱专辑时,特意录制了两段含灯大鼓当教材,供喜爱的人学习。
  她的用心良苦已经见到了效果,如今,演唱安颖改造后的含灯大鼓的演员在不断增加,这些人中有专业的,也有业余爱好者。对此,安颖很高兴看到了希望,这一古老传统艺术正在薪火相传日益兴旺。
  
原标题:含灯大鼓 让观众心惊胆战的艺术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