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曲苑传真 >

青岛与相声的世纪情缘:相声名家齐聚岛城

时间:2017-03-03 14:40来源:青岛日报 作者:吕铭康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相声,讲究说学逗唱,一直就是非常受欢迎的幽默曲艺形式,早在80多年前就与青岛结下深厚的情缘。 一、老青岛,迎来不少相声名家 早在1932年,年仅18岁的马三立和15岁的刘宝瑞就来到青岛,在劈柴院撂地演出了三个月。记得1984年6月,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相声,讲究说学逗唱,一直就是非常受欢迎的幽默曲艺形式,早在80多年前就与青岛结下深厚的情缘。

  一、老青岛,迎来不少相声名家

  早在1932年,年仅18岁的马三立和15岁的刘宝瑞就来到青岛,在劈柴院撂地演出了三个月。记得1984年6月,相声泰斗马三立来青参加全国相声评比会期间,他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1932年中秋前夕,18岁的他为了度日糊口,与师哥张寿臣的弟子、后来的“单口相声大王”刘宝瑞来到青岛劈柴院鬻艺,投宿在附近一家小店。一位来自北京变戏法30来岁的李来福表示:“出门在外不容易,穷哥们应该帮忙。我每天早些收场,这地方可让给你们演出。”他俩就撂地说相声、演双簧,收入极其微薄,生活非常拮据。

  两个月后,马三立、刘宝瑞又搭上了在劈柴院茶社变戏法王傻子(真名:王鼎臣)的班子,说一段每人三角钱。他俩会的近60个段子,天天变换着说,绝不重样,其中有《对对子》《三字经》《上大寿》等。就这样,他俩在青岛呆了三个月,忙活一天也挣不上店钱和饭钱,尽吃杠子头锅饼,但也没剩下几个钱。因天气渐冷,王傻子就给他俩凑了十几块钱盘缠,经济南回到天津。马三立颇有感慨地说:“那时,我们流浪艺人跟叫花子没有什么两样。”

  1954年11月23日,由前辈相声名家常连安为团长的天津市曲艺工作团,就来青岛工人剧场演出。当时常连安与相声名家赵佩茹说相声,他自己还表演古彩戏法。常连安的儿子常宝堃(艺名:小蘑菇,其时的因参加朝鲜战争的慰问演出而牺牲)、常宝霆、常宝华、常宝丰,都是与侯宝林同辈的相声名家。该团这次同来青岛演出的,还有骆玉笙(艺名:小彩舞)的京韵大鼓、王佩臣的铁片大鼓、王殿玉的大擂拉戏等,这几位都是著名的曲艺大师。

  天津曲艺团1963年再次来青演出,青岛工人文化宫便邀请相声名家常宝霆、白全福和京韵大鼓大师骆玉笙,与广大业余曲艺爱好者见面,并进行座谈。

  1972年,马季和唐杰忠来山东采风,途径青岛时,又是吉文利就邀请他们与青岛工人文化宫曲艺队和青岛房产局业余演出队,在工人剧场同台演出,并举行“相声表演艺术讲座”。

  二、1984年,侯宝林马三立聚在青岛

粉碎“四人帮”后,相声与青岛的关系更加密切。

  青岛工人文化宫于1980年9月初,邀请相声名家郭荣启来参加“相声表演艺术讲座”。90年代,郭荣启又两次应邀来青在文化宫继续做相声讲座。

  1982年8月底,那时年仅32岁的姜昆与李文华(次年就患有喉癌息影舞台),还有侯耀文、石富宽以及崭露头角的冯巩、刘伟等年轻演员,来青岛永安大戏院(当时的延安剧场)演出相声专场。当时是姜昆的妻子李静文报幕,还带着他们3岁的女儿姜珊。1983年夏,青岛工人文化宫又特邀姜昆、李文华,来举办“相声创作和表演经验介绍座谈会”。

  相声大师侯宝林早在“文革”前就三次来青演出。1956年,他领衔的中国广播说唱团在永安大戏院演出。1960年9月侯宝林与该团再次来青,依然在永安演出。届时,他还应青岛市工人文化宫之邀,到上海路6号的文化宫小剧场,观摩了青岛市职工艺术团曲艺队的演出,并为青岛的相声爱好者进行了辅导。侯宝林一行又于1963年4月来青,在小村庄的四方剧院演出。当时,侯宝林都是与相声捧哏名家郭启儒搭档。

  在相声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1984年6月26日至7月10日在青岛举行的全国相声作品创作评比会,这是由相声大师侯宝林亲自挂帅。会址在新疆路青岛海员俱乐部的友谊宾馆,侯宝林与夫人王雅兰(原是京剧演员)以及全体与会者都下榻于此。参与这次会议是空前的笑星特大荟萃。除时年67岁的侯宝林外,还有相声泰斗、70岁的马三立,以及常宝华、常宝丰、高英培、范振钰、侯耀文、石富宽、姜昆、赵炎、笑林、李国盛、常贵田、贾冀光、马志存、师胜杰等相声名家,著名反派影星陈述和上海著名节目主持人叶慧贤也来参赛。难怪在会议开幕后,与会者在友谊宾馆门前合影时,侯宝林即兴开了个玩笑:现在那前面的摄影机加入是机关枪,中国就没相声了!顿时哄堂大笑。

  在会议期间,侯宝林是场场不漏观看演出,次次不漏参加研讨。与许多中青年相声作家、相声演员推心置腹地促膝谈心,全力以赴地传授技艺。他在6月26日的开幕式、6月30日的记者招待会和7月4日的学术报告都就相声艺术进行了详尽的论述。尤其是在记者招待会上,更是畅所欲言有问必答。另外,他老人家还专门抽出一个多小时单独接受了笔者的单独专访。

  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侯宝林,举止言谈温文尔雅,精力充沛神采奕奕,思维清晰反映机敏。他老人家首先对自己进行了调侃:“我现在还是老而没朽。自我感觉良好。”他强调:这次相声评比会的意义重大,旨在把相声艺术的质量提高一大步。他认为,会议的气氛很好,大家互帮互学,拜师求艺,团结友爱,切磋技艺。今年可算是“相声年”。希望新闻界多予宣传报道,但要注意不要有任何偏见,更不能把只会“三小段”的就称作什么“新秀”、“新星”。

  他指出,相声在旧社会是社会最底层的艺术,被人瞧不起。解放后,相声艺术的地位有了很大发展,成为了广大人民群众雅俗共赏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可以说我们相声演员也是人类的工程师。特别是在粉碎“四人帮”后,相声艺术又脱颖而出,成绩不小,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一定相声演员还没有掌握相声艺术的规律,却觉得只要能够博得观众的掌声就行,这是急功近利。我们称之为“火上加油”。另一种是不抓大题材与那些不良倾向作斗争。知识性、娱乐性不是不需要,但相声的战斗力就减弱了,结果知识性也不深。这里唱两句,那里唱两句,一凑付就成了相声,这是欺骗观众!

  侯宝林在回答记者提出的关于相声的歌颂问题时说:这历来就有。歌颂在相声中是包含在讽刺与幽默之中。比如有个段子讲孝子孝敬母亲。他老母有病想吃橘子,可孝子拉洋车买不起,只好买了个萝卜,来安慰老母。说是萝卜营养大,还可以熬水喝!这就会很自然引起观众们会意的笑声。在这方面,张寿臣先生、马三立先生的传统段子技术非常优秀的范本。如果我们现在对于相声艺术的“包袱”规律研究不深、不新,而是“天下文章一大抄”。那就必定让观众索然寡味了。总之,歌颂与讽刺是完全可以统一起来的。他还强调:说相声,就必须得知道相声史。没有五万字的学问,就写不出五千字文章。你有多大能耐,就要尽量发挥,能耐越大越好!过去,我们起码得会60多个段子才敢上台。而现在有的相声演员只会两三个段子,甚至就仅会一段,就毫不犹豫登台大演特演。这是糟蹋相声艺术!侯宝林还讲到,有的人对他说:“这个人嘴贫,跟您学着说相声最合适。”其实,这是歪曲了相声艺术!

  在谈及传统相声时,侯宝林说:许多优秀的传统相声,上两代就已经丢了不少,失传了就不好办!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把优秀的传统段子继承下来。应该说,我们这一代演员已经为相声艺术熬了大量心血,而文化大革命后遗症是非常严重的。他还多次强调了相声演员必须多读书的问题。他要求大家多读文学和知识方面的书籍。只有这样,我们的相声才能够做到:“学问渊博,知识丰富,善于表达,见解独到。”侯宝林还把他与郭启儒的相声剧照送给了笔者,并亲笔题上:“幽默相声千家乐,贫嘴滑舌万人嫌。”他还与采访他的新闻界朋友(包括笔者与青岛日报记者余钦伟)合影留念。

  6月29日,笔者把侯宝林和与会的著名漫画家方成都请到青岛日报社,在当时楼下的大会议室,他俩为报社的全体编辑、记者做了题为《讽刺与幽默》的讲座,大家都深感受益匪浅。

  其间,侯宝林又主动收时为黑龙江曲艺团的时年31岁的师胜杰为关门弟子,笔者也收到了请柬,应邀参加了7月8日晚举行的拜师仪式。当晚,青岛友谊饭店宴会厅灯火辉煌,热闹非凡,共有20桌。相声泰斗马三立和出席全国相声评比讨论会的全体人员以及来自新闻界的朋友共200多人参加了师胜杰的拜师会,黑龙江省文化厅、艺术局还派人专程赶来祝贺。

  在拜师会上,师胜杰庄重地站起向相声大师侯宝林献上一束鲜花,又向老师和师娘、侯夫人王雅兰行了三鞠躬礼。侯宝林将自己的专著《相声溯源》《曲艺概论》送给了爱徒,并书赠“贵在创新”四个大字,还即兴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语重心长、蕴含着深深的钟爱和殷殷的期望。马三立作为老一辈的相声演员,向他们表示热烈祝贺;常宝华作为与侯宝林同辈的相声演员讲话,向师胜杰进行了热情勉励;作为侯门传人代表的侯耀文和作为中年相声演员代表高英培,也先后讲话表示祝贺。

  1986年,庆祝“八一”相声录音会在青岛举行,这是荟萃了14对相声名家的盛大演出,现虽已时过境迁,幸亏笔者当时的采访记录尚在……

  这次在青岛举行的“八一”相声会的主办单位是:北京、天津、广东、安徽、山东、黑龙江、哈尔滨、大连、青岛等广播电台,协办单位是青岛电冰箱总厂。7月29日下午在青岛人民会堂举行开幕式和首场演出,29日晚上和31日下午、晚上以及31日下午、晚上都在永安大戏院公演,30日晚在馆陶路军人俱乐部,31日晚在纺机俱乐部。短短的3天马不停蹄地演出了8场,确实把这些相声名家累得疲惫不堪。这14对相声演员是:马季和赵炎、马志明和谢天顺、侯耀文和石富宽、高英培和范振钰、刘文亨和王文玉、王谦祥和李增瑞、李金斗和陈涌泉、笑林和李国盛、牛群和李立山、师胜杰和冯永志、彭子义和张金华、宗承滨和徐宝库、朱文仙和吴新安,还有青岛曲艺团的潘贵才和耿殿生。可谓相声人才济济一堂。演出主持人是青岛歌舞团的于民钢和青岛电视台的何素华。

  当时甫下飞机的马季,风尘仆仆来到人民会堂后台,先是非常热情地与侯耀文亲切握手,并立即送上一盒香烟。他说:1974年来过青岛,近来因糖尿病,体重由162斤降至144斤,这次为了拥军带病参加演出,表达一下他的一份心意。由于与侯耀文早在他前两次来青,我们就已经很熟,我这两年到北京还几次登门拜访过其父侯宝林。侯耀文告诉我:他因嗓子不爽,已有近5个月没登台了。这时,时为青岛曲艺团年轻相声演员的赵保乐,主动用相机为笔者与马季、与侯耀文分别拍了合影。高英培说:他80岁的老母亲病重,这次演出完毕就要赶回天津探望。

  马志明当时41岁,是马三立的儿子,在相声界与侯宝林是同辈。他认为相声艺术必须要有继承才能发展。记得当时最受欢迎的是马志明与谢天顺表演的相声《论拳》,还有李金斗、陈涌泉6月份刚在北京举行的全国相声电视大赛中夺冠的相声《武松打虎》等。青岛曲艺团的耿殿生与潘贵才合说的相声《飞》和《交谊舞漫谈》,在会上赢得同行们的赞誉。马志明说:“他俩的气质好,语言与表演有一定的创新。”值得一提的是,马志明、刘文亨都对青岛的潘贵才和耿殿生的表演予以肯定,说他们的气质好,表演节奏能与时代同步。

  恰巧,青岛曲艺团的相声演员李炳杰希望笔者能够引荐他拜侯耀文为师,侯耀文表示得得到乃父侯宝林认可后才行。于是,笔者直接给侯老打去长途电话,费了好一番口舌,老人家才终于松口让侯耀文在青岛收李炳杰为徒。“保师”是辈分高的马志明,“代师”是石富宽。由笔者安排,就在汇泉湾畔一家酒店,李炳杰正式成为侯耀文的弟子。届时,青岛曲艺团的潘贵才也被马志明正式收为弟子;朱琦则拜唐杰忠为师。而今,马季、侯耀文、高英培、范振钰、刘文亨、笑林都已先后辞世,令人不胜唏嘘。

  四、吉文利带出青岛相声人

  早在解放前,青岛的曲艺演出就比较活跃,其中就有相声这个曲种。据说,李相范就是当时在青岛比较优秀的相声演员。青岛解放后,于1949年11月5日、6日,青岛市举办了第一届曲艺大竞赛,在天成戏院演出了相声以及评书、武老二(后更名:山东快书)、大鼓和地方戏等。

  应该说,青岛的相声的发展历程,是与现年81岁的吉文利有着难以割舍之缘。吉文利,生于1935年,是前辈相声名家吉评三的幼子。吉文利的姐姐吉文贞(艺名:荷花女)也是著名相声演员,1933年起就曾与常宝堃(艺名:小蘑菇)和赵佩茹等相声名家搭档演出,她与父亲吉评三尤其擅长演唱太平歌词,现在还留下一些弥足珍贵的唱片。抗战时,吉文贞受汉奸凌辱被毒死,吉评三就坚决不让吉文利从艺。1955年,吉文利由天津来到青岛橡胶六厂工作,因酷爱曲艺相声的痴心不改,1957年就被青岛工人文化宫调入。他着手成立相声、山东快书研究组,搞了许多曲艺训练班,前后约有百余人参加培训。

  其后,吉文利很快就组建了青岛市职工艺术团曲艺队。首先是吉文利与青岛11中教师王锐搭档表演相声,随后就有许多业余相声演员耿殿生、杨达川、李炳杰、杜松才、翟红元、姚征等登台演出相声,赵瑞先、高景佐、刘金堂、袁文贵等表演山东快书,其中有不少后来都“下海”,参加了1958年10月30日正式成立青岛曲艺团等专业团体,并成为曲艺名家。后来,耿殿生还担任了该团团长。1986年8月,当时该团青年相声演员赵保乐,为冯巩量身定做创作了连续微小品《阿O小传》在央视播出,而开始到北京发展,现已成为中国广播艺术团国家一级编剧,并是家喻户晓的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

  2011年9月3日,郭德纲来青演出期间,吉文利将他珍藏的“御子板”赠与郭德纲。郭德纲兴奋地发了微博:“青岛演出,皆大欢喜。返京前登门拜访曲艺前辈吉文利先生,先生赠太平歌词用御子板一副。此板系先生之父吉评三先生所用,后转交其姐荷花女。1944年荷花女去世,文利先生将板保存至今,此御板前后己80余载。今得先生賜宝,不胜荣幸。唯愿先生健康长寿,后学我辈更当奋强!”当时,笔者与郭德纲的师哥李炳杰都在场。

  这些年,青岛的相声观众与日俱增,也出现了不少喜欢表演相声的年轻人,他们组建了“曲艺社”的团体,创作并表演相声、山东快书等曲艺节目。深信,青岛的相声艺术必将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原标题:青岛与相声的世纪情缘:相声名家齐聚岛城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