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侯宝林在1940至1944

时间:2017-02-19 00:01来源:天津相声网 作者:本网编发
1940年6月,侯宝林和郭启儒来津演出。一呆五年。侯宝林说:“天津这五年,是我艺术上逐渐成长的过程。在北京,我只是个普通演员,来到天津,我才有了名气。”“我这个演员,就是在天津崭露头角的。”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1940年6月,侯宝林和郭启儒来津演出。一呆五年。侯宝林说:“天津这五年,是我艺术上逐渐成长的过程。在北京,我只是个普通演员,来到天津,我才有了名气。”“我这个演员,就是在天津崭露头角的。”
  天津五年,是侯宝林艺术风格形成的关键时期,是这位相声大师艺术生涯的重要阶段。在他攀登艺术高峰的征途上,有不少在天津留下的闪光的脚印。
  相声首席
  1940年6月16日,侯宝林,郭启儒在燕乐杂耍园登台(建国前,曲艺与杂技以及二黄清唱等一起演出,统称杂耍)。这是他们在天津的第一场演出。根据侯宝林回忆,“打炮戏”日场是《空城计》,晚场是《改行》。一炮打红,在天津站住了脚。侯宝林虚心好学,广采博收,刻苦钻研,艺业精进,越来越红了。1944年2月,他同一些杂耍艺人一道儿,在汇源茶社“募台面”。所谓募台面,就是以资助、救济为目的的演出,类似于戏曲界的搭桌戏。他们资助的是一位姓闫的戏法艺人。整场演出收入一百多元,侯宝林独得一半。可见他受观众欢迎的程度。
  到了1947年,天津有家报纸举办相声首席、副席的活动。结果,他荣膺首席,副席为郭荣起、小蘑菇夺得。当时,《益世报》发表评论文章,说他是“后起之秀中最能叫座者,进步最快,八九年前尚在燕乐前场,今则被选为首席,显见其私下肯用功夫。嗓音嘹亮,唱工为相声行第一人,学名伶皮黄最为神似,歌曲亦为拿手,学话剧对白必得满场彩声。头脑亦较他人新颖,每有新词句加入逗笑之中。精神力气,亦甚充沛”。
  唱功第一人
  相声讲究说学逗唱。论唱,侯宝林可说是相声行的第一人。当时有这样的评论:侯对“国剧中生旦净丑,南昆,北弋,东柳,西梆,及各地杂曲,无所不工,无所不肖”。
  先说京剧。他能学老生、武生、小生、花脸、青衣、小旦、老旦和丑。他学各个流派,比如:梅、尚、程、荀四大名旦,马、谭、杨、麟四大须生(为了演出效果,他将奚啸伯换成了周信芳),无不惟妙惟肖。有人甚至说他“学马温如(连良)、萧和庄(长华)、姜妙香等之念唱,闭目聆之,与真者难分轩轾”。
  再说鼓曲。他能学各种大鼓,如京韵大鼓、铁片大鼓、辽宁大鼓等。能学各个流派,比如:京韵大鼓的刘宝全、白云鹏、白凤鸣,铁片大鼓的王佩臣,辽宁大鼓的朱玺贞,等等。他“学白云鹏之大鼓,唱来十分逼肖,按云鹏鼓书,其徒戴少卿、宝和甫、刘玉长、方红宝均学之不象,侯独摹仿,可谓难能可贵”。
  “学朱玺贞,可谓一绝”。当时,类似评论不少。他还能唱时调、岔曲、莲花落、河南坠子,等等。他在“时调杂学”中,学唱了新鸳鸯调、老鸳鸯调、靠山调,东乡调、晋调和淮调等。当时,东乡调、晋调、淮调等,在舞台上以成广陵散。1943年,他曾于广播电台现场播音,反串河南坠子。
  他取得以上成就不是偶然的。他有一条好嗓子,音乐感特别强,并且很下工夫。1981年他总结自己学唱的经验,说:“能要下‘好’来,首先要求学得‘对’。”“比如说学马派,不是说马连良这个腔拉四拍,你拉三拍就‘不对’,而是要求必须掌握马派特点,突出这个特点。你还必须知道马派唱腔的发音位置在哪儿,马派这个腔在哪几个腔里有。比如马有一个腔在《三娘教子》里有,《九更天》里有,《四进士》里也有。”“哪个最好?哪个最突出马派?《四进士》里这一句最好,因为马先生唱‘三杯酒下喉咙把大事误了’中间的‘事’字,咬字发音和别人不一样,有他的特点,应该突出这个。”
  古人云:天道酬勤。信夫!
  反串京剧
  天津沦陷时期,反串京剧的浪潮席卷了天津的杂耍舞台。知名艺人除刘宝全、白云鹏、荣剑尘等数人外,差不多都参加了反串演出,比如骆玉笙、小岚云、孙书筠、白凤鸣、桑红林(以上为京韵大鼓演员),金万昌、花小宝(以上为梅花大鼓演员),常树田、王剑云、雪艳花(以上为单弦演员),张寿臣、侯一尘、小蘑菇、赵佩如、戴少甫、马三立(以上为相声演员),陈亚南、陈亚华(以上为魔术演员),荷花女(太平歌词演员),华畹云(二黄清唱演员,后改名为董玉苓,搭班演唱京剧),等等。当时,有的评论文章谈及这股浪潮,说:“近年来杂耍界盛行反串。”
  擅长京剧,天生一条好嗓子的侯宝林自然不会落后于人。他会的戏多,文武昆乱不挡,唱做均有相当水平。1942年春节前夕,他接连演出了《法门寺》(饰贾桂)、《鸿乱禧》(饰金松)、《四郎探母》(饰杨宗宝)、《锯碗丁》(饰王善福)。京剧没有《锯碗丁》这出戏,他演的不是评戏,就是河北梆子。据当时的报刊记载:他演的贾桂,“口白流利,滑稽隽永”;他演的杨宗宝,“所唱之倒板及西皮三眼,歌来应节合拍,毫无荒腔走板之弊,且嗓音运用自如,颇为抑扬可听”;他演金松,“在大街吃醉了残茶剩酒”四句散板,“气力充沛,韵味十足,虽教一般名伶,略无逊色”;他演的王善福,“扮象苍老,神情逼似,极吻合剧中人身份。”
  侯宝林逝世后,中央电视台又重播了他1980年反串的《萧何月下追韩信》(饰萧何)。那苍凉遒劲的唱腔,那苍劲老辣的道白,那水袖,那身段,那台步,那眼神,全是麟派风范。我们在欣赏他的精彩表演的同时,不是可以悟出点儿什么来吗?
  参加话剧比赛
1940年,小蘑菇、陈亚南、陈亚华、赵佩如、荷花女等杂耍艺人成立了联义会,后改称兄弟剧团。他们反串京剧,后增演时装新戏。1942年底,又改编了上海张冶儿滑稽剧团的滑稽戏《一碗饭》。改编时,运用了相声手法,增加了相声“包袱”。改编后的《一碗饭》,实际已是相声剧。他们称之笑剧。以后,兄弟剧团就以演笑剧为主了。不过有时也演正剧、悲剧,比如《断肠歌声》、《秋海棠》。这些戏,是话剧。兄弟剧团非常受群众欢迎。侯宝林不能不受影响。
著名话剧演员唐槐秋、唐若青、林默予等人对侯宝林也有影响。有一次,他到北洋戏院看他们演出,萌生了演话剧的念头。1944年,他惨淡经营,成立了北艺剧团,成员有霍克家、方紫萍、博英华、华慧、赵明、黄金、申良、罗飞、张章等三十余人,演出了《情天恨海》、《结婚前奏曲》等剧。
  1944年8月,天津搞话剧公演竞赛。竞赛在中国大戏院进行,有十几个剧团参加。兄弟剧团和北艺剧团都参加了。兄弟剧团的参赛剧目是《模特儿》,主演小蘑菇。北艺剧团参赛剧目是《结婚前奏曲》,主演侯宝林、华慧。竞赛结果,北艺剧团获得了团体第三名,华慧获得了女演员第三名。
  北艺剧团存在的时间很短,大约两个多月。1981年,侯宝林这样回忆:“后来,我们演不下去了,布景要租,灯光要租,我们又没有挑班的资方,全靠剧场给垫些钱,利息很高,演了一两个月就结束了。我们那个无名的小剧团却出了几个后来全国著名的话剧演员,象现在南京的申良、罗飞,湖北的张章。”
  攒底
  1944年7月31日,侯宝林在大观园挑大梁,攒底。攒底就是全场最后一个节目,犹如戏曲的大轴,通常由水平最高,影响最大的演员担任。本世纪一十年代以来,攒底的一般都是京韵大鼓演员。
  当时,小梨园因故停业,演员移至大观园,同在那儿的演员合作演出。小梨园的头牌是骆玉笙,大观园的头牌则由一位京韵大鼓和侯宝林并挂。合演后,骆玉笙因故退出,侯、郭破例升为攒底,那位京韵大鼓演员由倒三升为倒二。
  以前,相声演员只有李德扬就是著名的相声大王人迷。1940年10月1日,曲艺评论家娱园老人说:“昔年相声艺人李德锡曾挑大梁,论相声在杂耍中,犹之乎舞台上之丑角,能挑大梁者,乃其身份太够之故。”“李德锡之挑大梁,直同于金少山挑大轴,从来打龙袍等戏,没有在倒第一唱过者,如今可以者,金之身份够者也”。戴少甫1940年3月8日至6月3日,在燕乐(也是一流杂耍园)攒底。后期演出效果不理想,被著名梅花大鼓艺人花四宝代替。
  侯宝林、郭启儒攒底的效果十分好。有的评论说:侯宝林“擅长捆羊功夫,虽于攒底使活,亦十分压点从无抽签者”。“捆羊”、“压点”、“抽签”全是江湖春点。所谓江湖春点,就是江湖艺人使用的黑话、行话及术语。在这儿,捆羊是吸引观众,叫座;压点是镇得住台,压得住场;抽签指观众一个接一个退场,从无抽签者是说观众从来没有中途退场的。
  侯宝林攒底引起了那位京韵大鼓演员的不满。她成心误场,迫使侯提前上台,攒不成底。只不过由于观众欢迎,她没能撼动侯宝林的地位。到9月份底,侯宝林就告别天津,回北京了。
  附带说一下:1943年2月25日至4月,侯宝林在大观园也攒过杂耍的底。不过,那时是杂耍、戏剧合演,他说完以后还有戏剧,所以那不是真正的攒底。
  欢迎择毛儿
  观众给演出挑毛病,曲艺艺人叫择毛儿。欢迎不欢迎毛儿,反映了演员艺术修养的高低。
  1946年11月10日,《星期六画报》发表了一篇相声评论,谈及了侯宝林。作者在肯定他的成绩的同时,也指出了他的不足。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侯还有一种毛病,譬如学完一句唱,便再三问好不好,对不对,是不是,使捧活者答不胜答。”
  批评得对不对?侯宝林怎么对待这一批评?
  1981年,侯宝林回忆在天津的五年生活时,谈到了这个毛病:“我说相声有个口头语‘是不是?’每说几句话,就问郭启儒:‘是不是?’我自己没有感觉,郭启儒也没有感觉,但是张学礼(观众)感觉出来了。我每次演出,他老坐在第三排听,听着听着,就用胳膊肘捅捅旁边那人说:‘你瞧,不又来了嘛?过两句还有哪!’‘你瞧怎么样,又来了嘛?’后来,他索性接我的话茬,我说两句,他在台下就说:‘是不是啊?’我在台上听见了,才感觉到我这口头语不好,就改了。”
  他感谢的是观众,没提那篇文章,可能没看到吧。他这种欢迎择毛儿的精神,值得今天的每一位相声演员学习。
  这件事,也说明了天津观众鉴赏水平不低,说明了他们对艺术认真负责。那篇文章呢?有好说好,有坏说坏。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足以让今天的不少评论家汗颜。
  为戴少甫募捐发丧
  1944年3月,著名相声艺人戴少甫在天津病逝。
  戴少甫,回族,北京人。原是票友。下海后现在北京西单商场演出,与张傻子、高德明、汤金澄、绪德贵并称“笑林五杰”。1940年一月来津,一鸣惊人。他的声音浏亮,举止文雅,擅编新词。《歪批三国》中刘备摔孩子那个“包袱”,就出自他手,时人这样记载:“相声艺人戴少甫,说刘备摔子颇趣,谓刘非真摔子,乃买人心之意,一因刘备当时是坐着,二因他手长过膝,三因该地为沙土地,虽则摔矣,然万万摔不重”,“虽滑稽不失为有见地也。”他曾在燕乐攒底三个月。后受汉奸袁文会的迫害和同行的排挤,抑郁不乐,患病而死。身后家境萧条,老母、娇妻生活无着。
  侯宝林同情他的不幸,痛悼他夭亡,感慨系之,悲从中来。借在大观园、燕乐演出之机,在台上长跪大哭,恳请观众体恤戴少甫和他的家人。观众深受感动,纷纷解囊相助。侯宝林总共募集捐款6,039元,刨去丧葬费,剩下3,467元,全部交给了戴家。戴家变卖了动产,得7,000元。将这一万多元存入银行,每月利息600元。一家人的温饱可以无虞了。
  侯宝林之所以受相声界敬仰,除了因为他艺术精湛外,还因为他古道热肠。
  1940年6月,侯宝林和郭启儒来津演出。一呆五年。侯宝林说:“天津这五年,是我艺术上逐渐成长的过程。在北京,我只是个普通演员,来到天津,我才有了名气。”“我这个演员,就是在天津崭露头角的。”
  天津五年,是侯宝林艺术风格形成的关键时期,是这位相声大师艺术生涯的重要阶段。在他攀登艺术高峰的征途上,有不少在天津留下的闪光的脚印。
  相声首席
  1940年6月16日,侯宝林,郭启儒在燕乐杂耍园登台(建国前,曲艺与杂技以及二黄清唱等一起演出,统称杂耍)。这是他们在天津的第一场演出。根据侯宝林回忆,“打炮戏”日场是《空城计》,晚场是《改行》。一炮打红,在天津站住了脚。侯宝林虚心好学,广采博收,刻苦钻研,艺业精进,越来越红了。1944年2月,他同一些杂耍艺人一道儿,在汇源茶社“募台面”。所谓募台面,就是以资助、救济为目的的演出,类似于戏曲界的搭桌戏。他们资助的是一位姓闫的戏法艺人。整场演出收入一百多元,侯宝林独得一半。可见他受观众欢迎的程度。
  到了1947年,天津有家报纸举办相声首席、副席的活动。结果,他荣膺首席,副席为郭荣起、小蘑菇夺得。当时,《益世报》发表评论文章,说他是“后起之秀中最能叫座者,进步最快,八九年前尚在燕乐前场,今则被选为首席,显见其私下肯用功夫。嗓音嘹亮,唱工为相声行第一人,学名伶皮黄最为神似,歌曲亦为拿手,学话剧对白必得满场彩声。头脑亦较他人新颖,每有新词句加入逗笑之中。精神力气,亦甚充沛”。
  唱功第一人
  相声讲究说学逗唱。论唱,侯宝林可说是相声行的第一人。当时有这样的评论:侯对“国剧中生旦净丑,南昆,北弋,东柳,西梆,及各地杂曲,无所不工,无所不肖”。
  先说京剧。他能学老生、武生、小生、花脸、青衣、小旦、老旦和丑。他学各个流派,比如:梅、尚、程、荀四大名旦,马、谭、杨、麟四大须生(为了演出效果,他将奚啸伯换成了周信芳),无不惟妙惟肖。有人甚至说他“学马温如(连良)、萧和庄(长华)、姜妙香等之念唱,闭目聆之,与真者难分轩轾”。
  再说鼓曲。他能学各种大鼓,如京韵大鼓、铁片大鼓、辽宁大鼓等。能学各个流派,比如:京韵大鼓的刘宝全、白云鹏、白凤鸣,铁片大鼓的王佩臣,辽宁大鼓的朱玺贞,等等。他“学白云鹏之大鼓,唱来十分逼肖,按云鹏鼓书,其徒戴少卿、宝和甫、刘玉长、方红宝均学之不象,侯独摹仿,可谓难能可贵”。
  “学朱玺贞,可谓一绝”。当时,类似评论不少。他还能唱时调、岔曲、莲花落、河南坠子,等等。他在“时调杂学”中,学唱了新鸳鸯调、老鸳鸯调、靠山调,东乡调、晋调和淮调等。当时,东乡调、晋调、淮调等,在舞台上以成广陵散。1943年,他曾于广播电台现场播音,反串河南坠子。
  他取得以上成就不是偶然的。他有一条好嗓子,音乐感特别强,并且很下工夫。1981年他总结自己学唱的经验,说:“能要下‘好’来,首先要求学得‘对’。”“比如说学马派,不是说马连良这个腔拉四拍,你拉三拍就‘不对’,而是要求必须掌握马派特点,突出这个特点。你还必须知道马派唱腔的发音位置在哪儿,马派这个腔在哪几个腔里有。比如马有一个腔在《三娘教子》里有,《九更天》里有,《四进士》里也有。”“哪个最好?哪个最突出马派?《四进士》里这一句最好,因为马先生唱‘三杯酒下喉咙把大事误了’中间的‘事’字,咬字发音和别人不一样,有他的特点,应该突出这个。”
  古人云:天道酬勤。信夫!
  反串京剧
  天津沦陷时期,反串京剧的浪潮席卷了天津的杂耍舞台。知名艺人除刘宝全、白云鹏、荣剑尘等数人外,差不多都参加了反串演出,比如骆玉笙、小岚云、孙书筠、白凤鸣、桑红林(以上为京韵大鼓演员),金万昌、花小宝(以上为梅花大鼓演员),常树田、王剑云、雪艳花(以上为单弦演员),张寿臣、侯一尘、小蘑菇、赵佩如、戴少甫、马三立(以上为相声演员),陈亚南、陈亚华(以上为魔术演员),荷花女(太平歌词演员),华畹云(二黄清唱演员,后改名为董玉苓,搭班演唱京剧),等等。当时,有的评论文章谈及这股浪潮,说:“近年来杂耍界盛行反串。”
  擅长京剧,天生一条好嗓子的侯宝林自然不会落后于人。他会的戏多,文武昆乱不挡,唱做均有相当水平。1942年春节前夕,他接连演出了《法门寺》(饰贾桂)、《鸿乱禧》(饰金松)、《四郎探母》(饰杨宗宝)、《锯碗丁》(饰王善福)。京剧没有《锯碗丁》这出戏,他演的不是评戏,就是河北梆子。据当时的报刊记载:他演的贾桂,“口白流利,滑稽隽永”;他演的杨宗宝,“所唱之倒板及西皮三眼,歌来应节合拍,毫无荒腔走板之弊,且嗓音运用自如,颇为抑扬可听”;他演金松,“在大街吃醉了残茶剩酒”四句散板,“气力充沛,韵味十足,虽教一般名伶,略无逊色”;他演的王善福,“扮象苍老,神情逼似,极吻合剧中人身份。”
  侯宝林逝世后,中央电视台又重播了他1980年反串的《萧何月下追韩信》(饰萧何)。那苍凉遒劲的唱腔,那苍劲老辣的道白,那水袖,那身段,那台步,那眼神,全是麟派风范。我们在欣赏他的精彩表演的同时,不是可以悟出点儿什么来吗?
  参加话剧比赛
  1940年,小蘑菇、陈亚南、陈亚华、赵佩如、荷花女等杂耍艺人成立了联义会,后改称兄弟剧团。他们反串京剧,后增演时装新戏。1942年底,又改编了上海张冶儿滑稽剧团的滑稽戏《一碗饭》。改编时,运用了相声手法,增加了相声“包袱”。改编后的《一碗饭》,实际已是相声剧。他们称之笑剧。以后,兄弟剧团就以演笑剧为主了。不过有时也演正剧、悲剧,比如《断肠歌声》、《秋海棠》。这些戏,是话剧。兄弟剧团非常受群众欢迎。侯宝林不能不受影响。
  著名话剧演员唐槐秋、唐若青、林默予等人对侯宝林也有影响。有一次,他到北洋戏院看他们演出,萌生了演话剧的念头。1944年,他惨淡经营,成立了北艺剧团,成员有霍克家、方紫萍、博英华、华慧、赵明、黄金、申良、罗飞、张章等三十余人,演出了《情天恨海》、《结婚前奏曲》等剧。
  1944年8月,天津搞话剧公演竞赛。竞赛在中国大戏院进行,有十几个剧团参加。兄弟剧团和北艺剧团都参加了。兄弟剧团的参赛剧目是《模特儿》,主演小蘑菇。北艺剧团参赛剧目是《结婚前奏曲》,主演侯宝林、华慧。竞赛结果,北艺剧团获得了团体第三名,华慧获得了女演员第三名。
  北艺剧团存在的时间很短,大约两个多月。1981年,侯宝林这样回忆:“后来,我们演不下去了,布景要租,灯光要租,我们又没有挑班的资方,全靠剧场给垫些钱,利息很高,演了一两个月就结束了。我们那个无名的小剧团却出了几个后来全国著名的话剧演员,象现在南京的申良、罗飞,湖北的张章。”
  攒底
  1944年7月31日,侯宝林在大观园挑大梁,攒底。攒底就是全场最后一个节目,犹如戏曲的大轴,通常由水平最高,影响最大的演员担任。本世纪一十年代以来,攒底的一般都是京韵大鼓演员。
  当时,小梨园因故停业,演员移至大观园,同在那儿的演员合作演出。小梨园的头牌是骆玉笙,大观园的头牌则由一位京韵大鼓和侯宝林并挂。合演后,骆玉笙因故退出,侯、郭破例升为攒底,那位京韵大鼓演员由倒三升为倒二。
  以前,相声演员只有李德扬就是著名的相声大王人迷。1940年10月1日,曲艺评论家娱园老人说:“昔年相声艺人李德锡曾挑大梁,论相声在杂耍中,犹之乎舞台上之丑角,能挑大梁者,乃其身份太够之故。”“李德锡之挑大梁,直同于金少山挑大轴,从来打龙袍等戏,没有在倒第一唱过者,如今可以者,金之身份够者也”。戴少甫1940年3月8日至6月3日,在燕乐(也是一流杂耍园)攒底。后期演出效果不理想,被著名梅花大鼓艺人花四宝代替。
  侯宝林、郭启儒攒底的效果十分好。有的评论说:侯宝林“擅长捆羊功夫,虽于攒底使活,亦十分压点从无抽签者”。“捆羊”、“压点”、“抽签”全是江湖春点。所谓江湖春点,就是江湖艺人使用的黑话、行话及术语。在这儿,捆羊是吸引观众,叫座;压点是镇得住台,压得住场;抽签指观众一个接一个退场,从无抽签者是说观众从来没有中途退场的。
  侯宝林攒底引起了那位京韵大鼓演员的不满。她成心误场,迫使侯提前上台,攒不成底。只不过由于观众欢迎,她没能撼动侯宝林的地位。到9月份底,侯宝林就告别天津,回北京了。
  附带说一下:1943年2月25日至4月,侯宝林在大观园也攒过杂耍的底。不过,那时是杂耍、戏剧合演,他说完以后还有戏剧,所以那不是真正的攒底。
  欢迎择毛儿
  观众给演出挑毛病,曲艺艺人叫择毛儿。欢迎不欢迎毛儿,反映了演员艺术修养的高低。
  1946年11月10日,《星期六画报》发表了一篇相声评论,谈及了侯宝林。作者在肯定他的成绩的同时,也指出了他的不足。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侯还有一种毛病,譬如学完一句唱,便再三问好不好,对不对,是不是,使捧活者答不胜答。”
  批评得对不对?侯宝林怎么对待这一批评?
  1981年,侯宝林回忆在天津的五年生活时,谈到了这个毛病:“我说相声有个口头语‘是不是?’每说几句话,就问郭启儒:‘是不是?’我自己没有感觉,郭启儒也没有感觉,但是张学礼(观众)感觉出来了。我每次演出,他老坐在第三排听,听着听着,就用胳膊肘捅捅旁边那人说:‘你瞧,不又来了嘛?过两句还有哪!’‘你瞧怎么样,又来了嘛?’后来,他索性接我的话茬,我说两句,他在台下就说:‘是不是啊?’我在台上听见了,才感觉到我这口头语不好,就改了。”
  他感谢的是观众,没提那篇文章,可能没看到吧。他这种欢迎择毛儿的精神,值得今天的每一位相声演员学习。
  这件事,也说明了天津观众鉴赏水平不低,说明了他们对艺术认真负责。那篇文章呢?有好说好,有坏说坏。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足以让今天的不少评论家汗颜。
  为戴少甫募捐发丧
  1944年3月,著名相声艺人戴少甫在天津病逝。
  戴少甫,回族,北京人。原是票友。下海后现在北京西单商场演出,与张傻子、高德明、汤金澄、绪德贵并称“笑林五杰”。1940年一月来津,一鸣惊人。他的声音浏亮,举止文雅,擅编新词。《歪批三国》中刘备摔孩子那个“包袱”,就出自他手,时人这样记载:“相声艺人戴少甫,说刘备摔子颇趣,谓刘非真摔子,乃买人心之意,一因刘备当时是坐着,二因他手长过膝,三因该地为沙土地,虽则摔矣,然万万摔不重”,“虽滑稽不失为有见地也。”他曾在燕乐攒底三个月。后受汉奸袁文会的迫害和同行的排挤,抑郁不乐,患病而死。身后家境萧条,老母、娇妻生活无着。
  侯宝林同情他的不幸,痛悼他夭亡,感慨系之,悲从中来。借在大观园、燕乐演出之机,在台上长跪大哭,恳请观众体恤戴少甫和他的家人。观众深受感动,纷纷解囊相助。侯宝林总共募集捐款6,039元,刨去丧葬费,剩下3,467元,全部交给了戴家。戴家变卖了动产,得7,000元。将这一万多元存入银行,每月利息600元。一家人的温饱可以无虞了。
  侯宝林之所以受相声界敬仰,除了因为他艺术精湛外,还因为他古道热肠。
原标题:
原标题:侯宝林在1940至1944

(责任编辑:小曲)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常祥霖:侯宝林与老舍茶馆风波

    本网声明:此内容转载于网络﹐仅为提供更加丰富的信息,以便网友交流之用。引用此内容...

  • 侯宝林在1940至1944

    1940年6月,侯宝林和郭启儒来津演出。一呆五年。侯宝林说:“天津这五年,是我艺术上...

  • 侯宝林津门结知音

    民俗学家周恩玉既是历史见证人,又是侯宝林的欣赏者、推崇者。当年他就断言侯必在津大...

  • 崔琦:侯宝林教我写相声

    本网声明:此内容转载于网络﹐仅为提供更加丰富的信息,以便网友交流之用。引用此内容...

  • 为啥想念侯宝林

    本网声明:此内容转载于网络﹐仅为提供更加丰富的信息,以便网友交流之用。引用此内容...

  • 王决:侯宝林与京剧

    本网声明:此内容转载于网络﹐仅为提供更加丰富的信息,以便网友交流之用。引用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