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家专栏 > 刘立福 >

文革后第一次说书

时间:2013-06-10 14:16来源:刘立福的新浪博客 作者:本网编发
1979年突然间又开书场了,老的东西又出来了。地点在人民公园阅览室,票价卖1角5分。演员演一场拿三块,弹弦的也三块,原来河西区书曲队的崔连生等人出来说书了。观众都挤不动,没有啊,有的大老远的从北站那边赶过来听书。每天最少100多观众,园子一天就能收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文化大革命(开始 编者注)以后,1970年我转业到了石棉垫厂,将近10年我没有说书。从1964年开始,毛主席的一个讲话“为什么要让封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控制文艺舞台?不能歌颂工农兵。”传统的东西都不要了,曲艺也要说新唱新。评戏来得快,京剧就费事了。说书的都得说新书,可得会呀?又现学习、现体验生活。那时天津说新书比较好的是于枢海、邵增涛等人。《铁道游击队》一出来,全部说书的、唱西河大鼓的都说这段,有的也挤兑得胡说八道的。

  1979年突然间又开书场了,老的东西又出来了。地点在人民公园阅览室,票价卖1角5分。演员演一场拿三块,弹弦的也三块,原来河西区书曲队的崔连生等人出来说书了。观众都挤不动,没有啊,有的大老远的从北站那边赶过来听书。每天最少100多观众,园子一天就能收入十几块钱。

  后来咸豫棠出来了,他是木板大鼓演员咸士章的儿子,原来和我在一个团,但没正式说过书。他和别人推荐把我找出来,我当时正在附近的石棉垫厂里。他陪着人民公园负责人的老关来找我谈业务,我当时说“我干不了。”原因是我当时在厂里负责业务,拿着人家工资再到外面说书去不象话。他们说“别人也拿着工资呢。”我说“我不管别人。”最后老关拿着介绍信和请柬,找我们厂里的书记、厂长谈去了。

  几天后,我刚一进厂,“刘师傅,给你道喜!”“什么事?”“有人请你说书。”我说“不象话”,“你去吧,去吧!早下会儿,早下会儿。”就这样,咸豫棠在前面替我说一个钟头,我在后面接一个多钟头。他有不会的地方,我去他家吃中午饭去,有时我买点菜,买点酒,一边吃着一边给他说。他说到半截儿,留个扣,我再上去接着说。我们那一场给八块,我们俩一人四块。

  我印象深极了,头一天是 4月18日,整是那天应的人民公园的业务,但我没有去成。原因是文化局找我,中央文化部的王朝闻来了,要听评书,所以把我找去了。顾存德、姜存瑞和我,一人说了一个片段。姜存瑞的《斩华雄》,顾存德的《棒打洪教头》,我说的《瑞云》。就在电影公司后面的一个礼堂里,天津文化局的局长王雪波和艺术处处长刘瑞森陪同王朝闻观看了演出,这是我文革后第一次说书。

  咸豫棠当天楞全盯下来了,我问他“你说的什么”“看看书,乱比划一通。”我说“你还真行。”

  就在那个阶段,外面出来一个《岳飞传》,好家伙!连民工腰里都揣着个半导体听。可以说是风靡全国,据说全国六十四家电台都在播,评书又兴盛起来了。

(本文发表于新浪博客,作者为刘立福先生)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liulifu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两个刘汉臣

    1927年1月,在天津新明大戏院走红的京剧名伶刘汉臣和高三奎,被直隶军务督办禇玉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