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资料 > 轶闻掌故 >

相声界的玩家

时间:2017-08-23 23:39来源:中华相声 作者:刘一达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收跤王义子为徒 今年的农历十一月十六日,是老相声表演艺术家王长友90岁生日,一晃儿,老爷子已走了18年。王先生的师傅是当年京城有名的相声大户赵家班的掌门人赵蔼儒。他与谭伯儒长年合作,王、谭曾是名噪一时的相声界的黄金搭档。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收“跤王”义子为徒
  今年的农历十一月十六日,是老相声表演艺术家王长友90岁生日,一晃儿,老爷子已“走”了18年。王先生的师傅是当年京城有名的相声大户“赵家班”的掌门人赵蔼儒。他与谭伯儒长年合作,王、谭曾是名噪一时的相声界的黄金搭档。王长友收徒不多,最得意的弟子是赵振铎。
  据王长友的儿子惠麟说,赵振铎原本姓双,其生父在解放前是拉洋车的,家里孩子多,很小的时候过继给了赵文仲。赵文仲绰号赵四,当年在京城有一号。从小玩跤,他曾给万福麟的宅子看家护院。后来在西单商场开了个跤场,撂地献艺。当时的西单商场还是大棚,商铺林立。有一年,赵四在西单商场摆擂,比试跤法,一时无敌手。当时有位俄罗斯的大力士得着信儿,前来挑战。俄国的大力士人高马大,气势汹汹,赵四在他面前矮了半截,显得瘦弱难当。双方对擂,众人无不为赵四捏把汗。但动起手来,赵四却脚步灵活,跤法犀利,没过两三抬儿,这位俄国大力士便被赵四摔下擂台。此事轰动京城,长了中国人的志气。从此赵四得了个“赵四皇上”的雅号。解放后赵文仲曾在官园当摔跤教练,1958年,曾荣获过全国摔跤亚军。赵文仲是回族,而赵振铎的生父是满族人,被赵文仲收为义子后,他也随了赵姓,成了回民。北京人的民族团结和交融,由此可以得到印证。
  赵四为人豪爽仗义,朋友很多。当时王长友在西单商场撂地说相声,跟赵四是朋友,哥儿俩处的很好。赵振铎那会儿有十来岁,透着机灵。赵四觉得他是说相声的材料,便把这个心思跟王长友说了。王长友一直挺喜欢振铎,于是将他收为入室弟子。这个入室弟子可是真“入室”,振铎11岁便到了王长友家,王先生拿他当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赵振铎的确聪明也勤奋好学,13岁便跟师傅学会了《八扇屏》、《地理图》、《十八愁》、《歪批三字经》、《大保镖》、《卖布头》、《开粥厂》、《扒马褂》、《戏迷药方》等近百段传统相声。他13岁登台表演,跟着师傅王长友到全国各地演出。其功底深厚,表演的路子宽,台风潇洒飘逸,说学逗唱样样拿得起来,特别是他那洪亮的嗓音,在台上说话能打远,深受观众喜爱,被人称为“小寿臣”。解放后,15岁的赵振铎参加了“北京相声改进小组”,跟侯宝林等大师一起创作了许多新相声,他与赵世忠长年合作,红遍京城。上个世纪60年代,北京文艺界人才济济,老舍先生善于发现人才,曾在报上发表文章盛赞青年演员出了“四马二赵”。“四马”是马季、马群、马泰、马长礼。“二赵”指的就是赵振铎和赵世忠。赵振铎曾出席过全国文教群英会,后来当了北京曲艺团的团长,相声艺术委员会的副主任。
  1960年,北京曲艺团为了培养年轻的相声演员,招了一批新学员,曲艺团委派有“相声仓库”之称的王长友跟谭伯儒一起当辅导老师。这批学员中有李金斗、王义友、王谦祥、李增瑞等,后来都成了著名的相声演员。其中李金斗拜的师傅是赵振铎。这么一来,王长友既是李金斗的师爷,又是他的老师。李金斗出身很苦,他从小失去了父母,是爷爷和养母把他带大。但他聪明过人,在王长友师爷和赵振铎师傅的悉心栽培下,后来成为全国知名的相声演员。金斗相貌英俊,聪明好学,为人随和,王长友非常喜欢他,见了他不叫其名,而叫他斗儿。后来,斗儿成了相声界的同仁对李金斗的尊称。
  金斗在墓地放了俩蛐蛐
  中国的曲艺界讲究师承关系,但父子之间不能成为师徒。比如侯耀文是侯宝林的儿子,但他的师傅是赵佩儒。师胜杰是师世源的儿子,他拜的师傅是侯宝林。王长友的儿子王惠麟,拜的师傅是刘宝瑞。惠麟对记者说,师徒如父子,但像金斗对王长友和赵振铎这么孝顺的少见。
  相声大师侯宝林说的一个段子里有“笑一笑,十年少。听一段相声多活十年”的话。按说相声演员应该是性格开朗,心情舒畅的人。但是,您也许难以想象,相声演员在登台逗观众乐的时候,自己内心的一些痛苦和愁闷却被压抑着。笑一笑,少一少。其实说相声的长寿者很少,而且还有一样:说相声的得癌症的很多。王惠麟跟我数了数,相声演员得癌去世的有20多位,如侯宝林、尚德亮、周德立、李桂山等,李文华得了喉癌,手术后现在恢复的不错,但已不能正常发声。相声大师马三立前不久做了膀胱癌手术,仗着身体底子不错,身上的其它零部件没毛病,而且发现的早,跟死神擦肩而过。不幸的是斗儿的师爷王长友和师傅赵振铎,前后脚都被癌症夺去了生命。
  振铎是北京人最喜欢的相声演员之一,那年,北京曲艺团应邀赴台演出,台湾同胞点名让振铎前往。在此之前,振铎感觉胃部疼痛难忍,他以为是老病复发,到医院一查,是可怕的癌症。振铎有3个孩子,但家里有事儿,师娘总爱跟金斗商量。金斗得知师傅得了这种要命的病,跟师娘核计先不告诉师傅,尽一切努力给他治病。振铎以惊人的毅力挺过了7个多小时的手术,并且在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挺起精神,在台湾演出了一个月。从台湾归来,振铎的病情又严重了,两次手术后,他已经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这期间,金斗一直不离师傅的左右。大夫说有一种进口药,注射之后,能增加身体抵抗力并延长生命,但一个疗程要用4万元。振铎早知自己的病情,对金斗说:“团里经费紧张,有不少病号,我不能用这种药。”金斗为了挽救师傅的生命,把许多出场的机会都推掉了,开着车四处托朋友,找关系给师傅试偏方。为了照顾病中的师傅,那段时间,金斗掉了十多斤肉。师傅“走”的时候,他悲痛欲绝。1996年春天,他忍着悲痛,张罗着给师傅买墓地办丧事。振铎是回民,葬礼在朝阳门外下坡的一座清真寺举办。古老的清真寺来了500多送葬的人,人们惋惜这位表演艺术家的去世,也感叹金斗对师傅的一片真情。
  金斗小时候住在《北京日报》社后身苏州胡同12号,他在苏州胡同上小学时,被北京曲艺团招走,从那时起他跟自己的老师,也是师爷王长友就成了“忘年交”。王长友在他身上没少花费心血,给他单开“小灶”,前后教了他一百多段传统相声。王先生举止儒雅,既教艺又教金斗如何做人。这种无私和坦荡让金斗终生受益。金斗此生可以说得到了师爷的真传。不幸的是师爷1981年得了胃癌。王长友是个心胸豁达的人,得知自己得癌,把金斗叫到身边说:“斗儿,师爷不怕死,你快问问我还能活几年?”金斗问了大夫,大夫说他的胃癌已到晚期,做手术可以活5年,不做手术只能活3年。金斗如实告诉了师爷,并且联系了医院,劝师爷做手术。王长友深思了很长时间,对金斗说:“我还是给国家省点钱吧。”
  这3年,金斗除了演出,几乎都在师爷身边,师爷爱吃炒肝,他便到鲜鱼口内的“天兴居”,给他买两碗端回家,怕师爷闷得慌,他便给师爷讲笑话。师爷爱玩蛐蛐,他到了秋天,便绕世界给他淘换蛐蛐。王长友的生命最后时刻,是金斗蹬着三轮车跟惠麟一块把他送到医院的。那天下着小雨,一块不大的雨布搭在师爷身上,走到半道,他听师爷在叫:“斗儿……”他掀开单子一看师爷已气若游丝。蹬到医院,师爷再也睁不开眼睛了。金斗从小没父亲,他对师爷和师傅的孝顺超过了一般人。王长友下葬那天,很多朋友为他送行,其中有很多玩蛐蛐的朋友。安放骨灰的时候,金斗打开蛐蛐罐,把两只蛐蛐放了进去。他跪在墓地旁眼含热泪说:“师爷,有了它,您就不闷得慌了……”
  跟“科学张”讨教“三反虫”
  王长友爱蛐蛐如命。振铎从十来岁就跟着他走南闯北边演出边施教。振铎知书达理,王先生很少说过他,只有一次是例外,他打了振铎一个大耳光。那年秋天,师徒二人到山东济南演出。山东是出名蟀之地。演出之余,王先生便手痒痒了,跑到郊外去逮蛐蛐。逮了好几天,终于捉到一只个儿大体健的“青麻头”,王长友乐不可支,临时找了个小木盒,把蛐蛐放在里头,准备带回北京。当晚有演出,临上场,他把小木盒交给振铎,嘱咐他看好别丢喽。振铎拿着这个小木盒觉得挺好奇,想打开看看。蛐蛐怕亮儿,一般养蛐蛐的主儿想看罐里的蛐蛐,是一手扣住罐腔,一手掀开过笼盖,它自然会跑到手下的阴影处,这时再慢慢撒开手。振铎不玩蛐蛐,哪懂这些呀。他猛不丁把木盒盖掀开,那只蛐蛐见了亮儿,一下子蹦了出来,三跳两跳的没了影儿。王长友演出完了,一下场,急匆匆来到振铎跟前,要过那个木盒。振铎知道闯了祸,瞪着大眼嗫嚅说:“它跑了……”“跑了!”王长友一抬手“啪”一个大耳光打在振铎的脸上。这是王长友惟一的一次打人,打的却是自己的爱徒。当然事后很后悔。
  “虫圣”吴继传年轻的时候数次与王长友对局,对王先生印象颇深。他对记者讲了一些王先生玩虫的轶事。王长友他们老一茬儿玩蛐蛐的主儿,一般都凭经验养虫,比如王先生所说的蛐蛐是“三反虫”,出自于古代的蟋蟀老谱,所谓“三反”是针对一般脊椎动物而言。第一反是雌上雄背,一般动物是雄上雌背。第二反是过蛋有力,一般动物雄性一交配体力就不行了,蛐蛐正相反,雄性交配完更能激发其斗性。第三反是胜鸣负不叫。一般动物相斗雄胜不鸣,输了惨叫,而蛐蛐斗胜了双翅振动高奏凯歌。蛐蛐相斗者不是雌性而是雄性。蛐蛐“过铃”(交配)后相斗,从昆虫学的角度说,并不科学,因为刺激雄性的斗性只是暂时的,交配的次数越多,蛐蛐死得越快。吴继传是中科院的研究员,他是从科学的角度来玩蛐蛐的,在京城“虫界”,人称“科学张”。别看他当年岁数不大,但王长友对他挺敬重。他拿出昆虫学知识告诉王先生,让王先生受益匪浅。
  玩蛐蛐使王长友认识到世间万事万物都天外有天,所以人不可盲目地充大。王长友和“金针李”是虫友,有一年秋天,他们淘换到一只9厘大的蛐蛐,这么大蛐蛐京城虫界很少见。“金针李”和王长友十分得意。吴继传得知此事,从昆虫研究所找了一只巨蟋,这只蛐蛐的个儿有大拇指那么大。重量在5分以上,比油葫芦还大两倍,产自中缅边境的热带山区,王长友见了大吃一惊。王先生对众人说:“瞧见没有,蛐蛐还有大的呢。”从此对吴继传更是刮目相看。他教给王长友不少科学的蛐蛐养法。日前,吴继传见到了王惠麟,跟惠麟谈起当年王长友养蛐蛐的一些故事,不禁感慨万千。现如今京城相声界,像王长友这样痴迷蛐蛐的玩家已然没有了。
  (网友bazaar转载自2002年11月24日《北京晚报》)
原标题:相声界的玩家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