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资料 > 轶闻掌故 >

一个相声演员的今与昔

时间:2017-07-02 23:40来源:中华相声 作者:孙引南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今年三月中旬,一个春风习习的傍晚,新华社食堂的一张大圓桌上,正举行一个不同寻常的小宴:北京的哥哥叶笃义、叶笃庄、叶方(叶笃廉)、叶笃正、方实(叶笃成)与失散四十多年的小弟叶利中(叶笃慎)幸福团聚。参加这个宴会的,还有为他们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今年三月中旬,一个春风习习的傍晚,新华社食堂的一张大圓桌上,正举行一个不同寻常的小宴:北京的哥哥叶笃义、叶笃庄、叶方(叶笃廉)、叶笃正、方实(叶笃成)与失散四十多年的小弟叶利中(叶笃慎)幸福团聚。参加这个宴会的,还有为他们兄弟团聚穿针引线的北京市曲艺团的赵振铎、刘司昌、赵世忠、陈涌泉、李国盛、李金斗等同志。
  然而。在这欢乐的气氛中。在激动的脸面上,使人不难感觉出有一点酸楚的味儿。“四十多年”,在人的一生中占有多大的比例啊! 当年青春方盛的叶氏兄弟,如今都已两鬓染霜。面对满桌的佳肴、美酒,他们个禁思绪万千,感慨系之……
  叶氏兄弟出身于天津市一个书香门第,两个母亲共生育了十个儿子,五个女儿。父亲对儿子个个精心培育。他请了两位颇有学问的家庭教师,让儿子们五六岁就开始接受小学教育,在语文、数学和英语等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念完小学,他们相继进入南开中学,毕业后又分別考入了燕京,清华等名牌大学。“七·七”事变后,他们有的投身革命,有的出国留学,一个个热血沸腾,壮志满怀。
  只有小弟弟叶笃慎与哥哥们不同。他自小不喜欢读书,而偏偏爱上了当时被视为“下九流”的相声。上小学时,大嫂从娘家陪嫁带来一台在当时算“时髦品”的收音机,里面播放的曲艺节目,一下子把这个少年吸引住了。放学回家,他顾不上放下书包就趴在收音机旁听呀听,听得入了迷。“在收音机里说唱的相声演员是什么样的呀?”出于好奇,他有时偷偷溜到曲艺场去听个痛快。
  那时,他父亲去世了,母亲对他格外溺爱。
  七岁那年,奶奶做六十大寿,请来一班曲艺演员在家里演出。他喜出望外,得以认识了著名相声演员张寿臣,从此跟常宝堃等相声演员搞得火热。慢慢地,他自己也学着说起相声来了。
  在家里继承父业的大哥叶笃仁, 认为小弟这种行为是“辱没门第”、 “败坏家风”,对小弟的厌恶情绪越来越重。一天, 叶笃慎在台上演出时,正巧被大哥撞见了,三天后大哥给了他一些股票把他赶出了家门;几天后他又在报纸上看到了大哥跟他脱离兄弟关系的声明。从此他过起了流浪艺人的生活。那年他才十九岁。
  原来喜爱相声是出于孩子一时的兴趣.而今,命运真把他赶到这条路上来了。他横下一条心,正式拜张寿臣为师。还与侯宝林、常宝堃在一起演出。
  然而,叶家哪能容忍他给高贵的门第“出丑”!母亲派人来劝他:“看在父母的面上,你千万不要说相声了!  ……”老师怕他家来找麻烦,也不敢收留他了。
  他只好到重庆去投奔五哥叶笃庄。哪知刚上路就碰到汉奸剪径,他设法藏在斗笠里的盘缠被抢劫一空,总算给他留下一条命。重庆去不了啦。 家又回不得,走投无路。在脖子上套上绳子上吊。幸被一个好心人救起,还给了他一点路费。后来他躲进一条运兵船,才好不容易到了重庆。
  然而他扑了空——五哥到长沙去了。后來由重庆的一位姐夫介绍他参加了同民党的“青年远征军”到印度和缅甸去打仗。亏得他会说相声,又捡了一条命。
  抗战胜利后.他辗转回国,第二次落魄重庆。他孤苦伶仃,无依无靠。要吃饭,要生存,他没有别的本事,只得重操旧业——说相声。
  就这样,他把北京的相声曲种带到西南这个山城,在那里开了花,结了果。
  新中国成立了,相声演员的地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叶利中从被人歧视的“下九流”变成受人尊敬的“人民演员”!他春风得意,开始了一生中的“黄金时代”,又是登台表演,又是创作段子,还接连编写、出版了三本传统相声集,一时名声大扬,成为我国较有影响的相声艺人;幸福的小家庭也建立起来了。
  然而,地位变了,他头脑中的等級观念还没有完全改变。从报纸上、电视里,他得知北京五位哥哥个个有名气、有地位:三哥叶笃义是民盟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五哥叶笃庄是中国农科院研究员;六哥叶笃廉是中央党校三部主任;七哥叶笃正是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全国人大代表;九哥叶笃成是新华社党委副书记。而他自己呢?还是个“说相声的”,不免显得卑微。他自惭形秽,仍感到自己是叶家的“不肖之子”。他怕哥哥们看不起自己,更不愿为哥哥们丢脸,所以一直不想跟哥哥联系。他到过北京,却没有勇气找自己的亲人……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他在一九五八年反右斗争中受的委屈得到了纠正,政策落实了,他重新出现在告別了二十年之久的舞台,开始厂他一生中的第二个“黄金时代”。他虽已年届花甲,壮志犹存。演出之余,又编写了几本相声集子,创作了四个段子,其中的《卖菜记》荣获四川省创作二等奖。
  随着处境的转变和年龄的增长,他日益强烈地思念起北京的亲人来。他多么希望能和哥哥们痛快团聚,一吐积压心头四十多年的苦衷啊!  但一想到大哥的绝情便不寒而栗。北京这些哥哥会对他怎么样?他心里没底。几年来,他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中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呵!
  正巧,今年二月,组织上决定派他带领重庆市曲艺团到北京学习、交流。机不可失!他赶紧托北京市曲艺团的同志给哥哥写信试探,不意很快收到了哥哥们的回信:“春节刚到,天大的喜讯又落到咱们家中。知失散四十多年的小弟还健在人间,我们举家欢騰,奔走相告……盼望你早日到京团聚!  ……”
  真是喜出望外!他抬起颤抖的左手掩面失声痛哭……
  离别四十多年的叶氏兄弟终于在北京团聚了!哥哥们为小弟隆重接风。并请他到各家轮流小住,同他促膝谈心:“革命文艺是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新社会,各行各业都是为人民服务,行行出状元嘛! 哪有高低贵贱之分?你在革命事业中得到的成绩和贡献不比我们差啊! 你在长期落魄的境况下坚持艺术实践,自己闯出一条路,很不简单啊!……”
  如一股股暖流渗进他的心田,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同哥哥们坐在一条板凳上,第一次感到这么轻松和愉快。
  他到京的第二天, 侯宝林就派儿子侯跃文把这位“笃慎弟”请到家里盛情宴请,北京市曲艺团也隆重为他洗尘。
  叶利中满面春风地回到了他的第二故乡——重庆。他的精神状态的变化,反映了封建门第等级观念在人们头脑中的深刻变化。
  现在, 叶利中是重庆市曲艺团艺委会委员,市曲艺家协会理事。他一面培养徒弟,一面著书立说,决心在他的第二个“黄金时代”为人民作出更多的贡献。
  (原载《人民政协报》1984年9月19日)
  (bazaar提供扫描文件,大楼东识别整理,2005/10/26)

原标题:一个相声演员的今与昔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