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资料 > 轶闻掌故 >

忆30年代天桥旧事

时间:2012-03-18 21:37来源:中华相声网 作者:本网编发
北京天桥的民俗文化,它的影响不仅限于北京。国内一些大城市都有类似天桥的地方,如天津的“三不管”,南京的“夫子庙”,开封的“相国寺”,上海的“徐家汇”等,都属于市井文化,它们蕴藏着民间文化的丰厚资源,又是最好的文商结合体。

  北京天桥的民俗文化,它的影响不仅限于北京。国内一些大城市都有类似天桥的地方,如天津的“三不管”,南京的“夫子庙”,开封的“相国寺”,上海的“徐家汇”等,都属于市井文化,它们蕴藏着民间文化的丰厚资源,又是最好的文商结合体。

  我是个老北京,30年代中晚期,几乎天天扎在天桥,第三拨“八大怪”都见过。与“八大怪”同时期的名艺人,也看过他们的绝技。

  掼跤家沈三

  沈三,号友三,“八大怪”之一,以武术掼跤(即“摔跤”)驰名于天桥。他是最早设掼跤场的,身材特好,虎背熊腰。怀有绝技,屡屡获奖。他的“双风掼耳”最有名,曾被上海明星公司拍入《啼笑姻缘》影片中。

  沈三的父亲沈方,是位有名的武术家,亦精通掼跤,他除向父亲学功夫外,又拜宛永顺(宛八爷,清时为头等捕户)学掼跤。

  我和家父曾见过他室内陈设的“银盾”一面,写有“发扬国光”、“北平国术竞赛会掼跤第一名”,系傅作义题赠。

  沈三在1937年左右,染上吸毒嗜好,形销气馁。后经各方友人规劝,终下决心住进虎坊桥永和医院。医院离我家不远。我家在“富连成”(现晋阳饭庄)东隔壁。永和医院院长叫杨敬之,先父与其有过交往,又是邻居。先父曾恳请杨尽力帮助沈戒好毒,少收些费用。住院期间先父经常让我送些清真食品。

  那时戒毒的药品不多,条件要比现在差,沈三不愧是一条硬汉子,克服难以想象的痛苦,硬挺了过来。他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掼跤事业,发扬国光。出院时,还和全体医护人员合影留念。杨敬之喜交艺坛朋友,他的女儿先后曾拜王瑶卿及齐白山为师。

  沈戒毒后,身体和精神都得到了恢复,跤场上不减当年,后来培养了好多后人,为发扬传统民族运动做出了应有贡献。

  相声名家刘德智

  天桥是相声的发源地,第一拨“八大怪”之一的“穷不怕”朱绍文,就是在天桥开创朱派相声艺术的,他的门徒满天下。焦德海、刘德智就是朱氏门徒。焦是第三拨“八大怪”,他离开天桥后,相声界当属刘德智最出名。此人大高个儿,长圆方脸,高鼻梁,一双幽默有神的眼睛,透着灵气,他原先给焦德海捧哏;后来逗哏,由郭启儒捧哏,两人合作极为默契,以传统段子为主,也编一些新的。传统的原汁原味,新编的不落俗套。他的表演富有书卷气,声调感人,表情逼真。他有时也说单口,以《君臣斗》为主,把乾隆、刘墉、和珅刻画得惟妙惟肖,功力精到。还经常在报刊上发表一些民谣小故事。

  刘德智晚年由茶社撂到地摊,散场后刘总爱在陕西巷南口一家清真馆吃牛肉杂面。先父也喜欢吃这一口,所以他们不仅在场上见,也在饭馆常遇。刘德智有时到我家做客,借阅些文史方面的书籍,尽管刘晚年际遇不好,但对相声艺术仍很执著。他说,靠这个吃饭,就得学,就得钻,不然也对不起这门艺术和传艺的前辈。他还经常谈“穷不怕”。在极端的贫困环境中,凭着一股正气、骨气和拼劲,在艺术中求生存,在生存中发展相声艺术。他还谈到,焦德海晚年贫病交加,老境堪怜。但天桥的艺人很讲义气,都主动资助,这也是天桥的一种精神。

  品正三与王杰魁

  谈到评书,首先得说天桥有名的“王八茶馆”,实名“海福居”,掌柜的姓王,有说他行八,也有的说“家”字的谐音。王八茶馆离鸟市很近,屋内宽阔,有200多座,为茶馆之冠。在此说评书的,都为第一流的演员,像潘诚立,陈士和,王杰魁,袁氏三杰(袁阔成的父辈)等。我在此听的更多的并相识的,当属品正三。品是北平旗籍,评书世家,其父士殿成擅演《隋唐》。品正三幼小学相声,后拜张岚溪为师,外号“品八套”,能从“王老兴隋”说起,一直说到“龙潭鲍骆”。此人中等身材,黑脸膛,光头白发茬,总爱穿肥大缅裆裤,是当时北平评书协会副会长,有些文化。他说书不拖泥带水,人物刻画的细腻,内在,通过简练的语言和恰到好处的表情,能牢牢抓住观众。当时京剧艺术家金少山、马连良、马富禄、叶盛章等爱听他的评书,并从中吸取表演手法,丰富自己饰演的角色。品正三有“活程咬金”之称,因学过相声,他的“包袱”很多。

  品正三有时抨击时弊,出以诙谐之语。如讽刺官场腐败说:“凡是三品以上的大员,要想官运亨通,就得拿大顶,心眼朝下。我的上辈就是三品大员,只因心眼不好,到我这儿,就倒过来成“品正三”啦。

  品正三和我的叔伯兄关系很好,不断往来,有时三杯酒两口烟下肚,就打开话匣子,谈起他师伯双厚坪。双与谭鑫培、刘宝全是30年代艺坛并列的三大王。知识广,见识多,不仅评书说得好,更入胜的是插话,许多人都喜欢他的“书外书”。他尤擅长说挑帘裁衣,武松杀嫂,听众没有愿意散的。那时伺候的有宫廷人员,说书很难,忌讳的字很多。有一次,双厚坪说到单雄信拿起酒杯,一仰脖把杯中酒喝了。他这么一比划,端起酒杯要往桌上“搁”。那“搁”字还没说出来,这节骨眼正赶上大太监刘德泰踏进门坎,刘也听到这儿,心里想,看你怎么说,你猜怎么着,“叭”的一声,他冲着刘一使相,“给放到桌子上了”。刘一听笑了,“哈哈,好个小双子,这口忌的太好了。”说评书年龄最长的是王杰魁,他从清光绪献艺到50年代,他是30年代评书协会会长,是“杰”字掌门。老先生高个,白胡须,夏天白市布对襟小褂,深色裤子,总爱绑裤腿。王氏老成厚重,德望最著,一生说《包公案》《小五义》。平稳细腻,不温不火,对话细致入微,善以声音塑造人物。别看他是素身,也能分出生、旦、净、丑,变口好。他曾在“华声广播电台”播演评书。中午时间,播放他说的书,有时满街的店铺都会静下来听他说书,故他有“净街王”之称。

  天桥的京戏

  天桥老艺人与京戏有着密切联系。第一拨“八大怪”之首“穷不怕”朱绍文,与第二拨“八大怪”之一“滑稽二簧”的开创者“老云里飞”白庆林,均是“嵩祝成”戏班毕业学京戏的。第三拨“八大怪”“云里飞”白宝山,也在“喜连成”学习过。侯宝林亦是在“云里飞”场子学演京戏开始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浅析《忆真妃》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子弟书中有许多取材于明清传奇剧本的作品。仅清初洪昇的《长生...

  • 京韵大鼓《剑阁闻铃》词作者小考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剑阁闻铃》是骆派京韵大鼓的代表曲目,是骆玉笙艺术王冠上一...

  • 评书的艺术技巧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编者按:袁阔成先生是全国著名的评书艺术家。他不仅善于说传统...

  • 凤兮,凤兮!——怀念白凤鸣先生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我和白凤鸣先生初次见面是在一九八〇年八月份。虽说早在我们代...

  • 白凤岩和京韵大鼓“少白派”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我的大伯父白凤岩先生八岁即和我的祖父白晓山学弹三弦,后认当...

  • 评书与戏曲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最近,北京电台播送的长篇故事《武松》,是根据扬州评话武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