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资料 > 曲海探研 >

老舍说相声

时间:2017-08-20 22:57来源:中华相声 作者:舒乙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从一九二六年第七期开始,上海《小说月报》连载《老张的哲学》。它的开头是这么写的: 老张平生只洗三次澡:两次业经执行,其余一次至今还没有人敢断定是否实现,虽然他生在人人是预言家的中国。第一次是他生下来的第三天,由收生婆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从一九二六年第七期开始,上海《小说月报》连载《老张的哲学》。它的开头是这么写的:
  “……老张平生只洗三次澡:两次业经执行,其余一次至今还没有人敢断定是否实现,虽然他生在人人是‘预言家’的中国。第一次是他生下来的第三天,由收生婆把那时候无知无觉的他,像小老鼠似的在铜盆里洗的。第二次是他结婚的前夕,自动的到清水池塘洗的……至于将来的一次呢,按着多数预言家的推测:设若执行,一定是被动的。简言之,就是‘洗尸’。”
  《老张的哲学》登完之后,过了三个月,同一个作者的第二部长篇小说《赵子曰》又开始在《小说月报》上连载。这次比上一次还幽默,譬如,写赵子曰唱戏上了瘾,自我陶醉,连做梦都在唱《八大锤》:“他倒在床上颠来倒去的梦着:八大锤,锤八大,大八锤,整整捶了一夜”。寥寥数语,读者忍不住会笑出声来。
  可是,这两本书,并不是只为逗笑而写。不论《老张的哲学》,还是《赵子曰》,都是很严肃的。它告诉人们一些严肃的哲理。正像茅盾先生对《赵子曰》作者的评语:‘在嘻笑唾骂的笔墨后边,我感到了他对于生活的态度的严肃,他的正义感和温暖的心,以及对于祖国的热爱和热望。”
  写这两部书的便是年轻的老舍。他当时二十五六岁,正在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教“官话”。到一九二九年离开英国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发表了三部长篇小说的名作家了。他用漂亮的北京话写作,以文笔幽默、俏皮、生动而轰动一时,因此得了一个雅号:笑王。
  他的第一次国内公众讲演是在北京青年会作的,题目是《谈滑稽》。这一天,青年会礼堂座无虚席。从老舍先生一张嘴,到讲演完毕,听众的笑声几乎没有断过。每当全场哄堂大笑之时,只见讲演者本人非但不笑,脸反而绷得更紧,一本正经,形成一种奇妙的强烈对比。
  由于家境不佳,老舍先生先天不足。生下来之后,母亲缺奶,靠吃面糊糊长大。老舍说话很迟,三岁之后才能成句。但是,到了高小之后,沉默寡言突然被能说会道取代。到上中级师范的时候,老舍已常常在讲演比赛中夺魁。他从小就喜爱听相声、听评书、听京戏。他有几位好朋友,都是说故事讲笑话的能手,他们的名字是罗常培、白涤洲、赵水澄、何容、许地山。他们多数并不是北京人,可是在一贯以说话风趣而著名的北京人中,他们的口才都足以使北京人闭嘴。老舍和他们一起如鱼得水。一种对语言的共同爱好和超水平的驾驭本领,使他们常在语言上共同切磋。这一切使老舍成了一个有口才的人,懂得在什么坎节上找“哏”,懂得运用哪些规律和技巧,使人听了发笑,惊异,或者啼笑皆非。生活中语言功底的积累,品格中幽默气质的根基,一来二去,使老舍先生成了一个能写相声的人。
  老舍写相声始自“七·七”事变之后,完全是为了抗日鼓动。他的幽默在相声里有了最高的价值和最广的市场。
  惊人之举是,老舍还爱亲自登台表演相声。在武汉他把脸涂白,把头发梳成“朝天锥”,把衣领塞起来,与著名滑稽大鼓演员山药蛋(富少舫)上台演过双簧;在重庆和相声演员小地梨(欧少久)演过相声;在重庆北碚他分别和作家老向、梁实秋演过相声,这些都是被传为美谈的趣闻。
  老舍说:“旧瓶装新酒给予我一种强烈的诱惑,因为这是宣传抗战的最锋利的武器。”于是,除了写新段子,让艺人们说“抗战相声”之外,他穿上灰大褂,手中拿着折扇上了台。对词的时候,老舍向没有上台经验的作家,他的捧哏伙伴,面授机宜:“说相声的诀窍是,不管台下怎么笑,台上的绝对不能笑,台下越乐得欢,台上的脸越要绷得紧!”有一次,演出时,老舍按照老相声的章法用扇子骨打捧哏的梁实秋的前额,梁实秋躲闪不及,打落了眼镜。梁实秋忙伸出两臂,正好接住,在空中托住不动,做亮相状,观众以为是一种“绝活”,没看过瘾,大喊:“再来一个”。
  为庆祝抗日战争胜利,“抗战文协”举行第七届理事年会,老舍请来了周恩来,说七年前“文协”成立的时候,周先生就来了;现在,‘文协”结束自己的工作,周先生又来了。我们请他讲讲延安的文艺动态。随后,由郭沫若当场和老舍的两句诗,老舍说笑话,说完笑话,接着说相声。又是一个巧合———以相声始,以相声终,伴随着“抗战文协”的生与止。七年多以前,在“抗战文协”的成立庆祝会上,就是以老舍的相声做压轴节目的。
  老舍很注意从生活中采集幽默的话。有一回高元钧和另一位著名曲艺演员一起坐火车出差,高元钧一上车便倒头大睡,睡下就开始打呼噜,打得山响,害得那一位一夜没合眼。第二天起来,那一位伸着大拇指对高元钧说:“您的呼噜打得真有水平!”高元钧很谦虚地回答:“咳,打不好,瞎打!”老舍很欣赏这句话,每当别人夸奖他的时候,他先说这个故事,然后说:“我也是“打不好,瞎打!”
  (网友bazaar转自《北京观察》2004.04.01)
原标题:老舍说相声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