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资料 > 曲海探研 >

李文华谈捧哏

时间:2017-08-20 22:55来源:中华相声 作者:李文华述/姜昆记录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经常和文华老师一起外出。茶余饭后,忙里偷闲,就在一起聊天。话题无外乎是创作、表演方面的。一次,问起文华怎样捧哏来,他讲了一些,我听了很有启发。虽然谈得比较简单,但是有他自己的东西。回来作了笔记,记下了一些重点。巡回演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经常和文华老师一起外出。茶余饭后,忙里偷闲,就在一起聊天。话题无外乎是创作、表演方面的。一次,问起文华怎样捧哏来,他讲了一些,我听了很有启发。虽然谈得比较简单,但是有他自己的东西。回来作了笔记,记下了一些重点。巡回演出休息时,我把它整理一下,顺理成章写个小文,题目就叫《李文华谈捧哏》罢。
  ——姜昆
  有人问我捧哏难不难?我告诉他:容易。有人讲捧哏容易,我却要说捧哏也难。不是车轱辘话来回说,这是我这些年悟出的一点感受。讲容易,是和逗哏相对而说。逗哏的得大段大段背词,上台后就得滔滔不绝,连说带动,碰上“柳活”真费嗓子。捧哏毕竟词少,处在配角的位置。讲难,是说词少也得站那儿,短一句都不行;声小了观众听不见,声大了“闹”得慌;尤其再碰上个好动的性子,半天不让说话,眼睛总得盯着逗哏的,一站就是二十分钟,也真够难为的,所以我说也难。那么怎么把那个容易和这难统一到一块儿,捧好哏呢?这方面,我有点想法和作法,也不知对不对,我自己反正是尝着点甜头。
  朱相臣先生说过:“不能让人们说我们捧哏的可有可无。”说真的,我正经琢磨过这句话,觉着老先生的话讲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是观众的反映,一个是演员的体会。我认为这两个方面,演员的体会是主要的。你自己有这个意识,支配你的行动,人家观众才能有这个反映。自己怎么去做呢?首先捧哏的得把自己看重喽,自己不能觉着“可有可无”,捧哏的要承上启下,时而进入角色,时而代表观众,这是大家都了解的捧哏的“任务”。但对这项“任务”份量的沉重,个人有个人的感觉、看法。感觉不同,就决定“任务”完成的好坏。我认为看轻了,就容易表演上流于一般,光是完成“嗯、啊、着、是”就形成了咱们相声中讽刺的——“电线杆子”了。看重了,就成了喧宾夺主了,见包袱就咬,逮着不撒嘴,就成了大家平常提醒的那种“闹得慌”了。所以,咱捧哏的自我感觉中第一条,是得有点自知之明,把心里的“秤”给把准喽。
  在相声表演中,一个段子要靠甲、乙二人去完成。一个包袱,要靠甲、乙二人共同去组织。就我们相声的一般规律讲,甲和乙的性格直该是一对矛盾:甲活泼,乙稳重;甲调皮,乙憨厚,甲的滑稽溢于言表,乙的幽默蕴于内心,我把这个当成我的“性格线”。把握住这个“性格线”,就能对自己的表演和对相声语言及包袱的处理“秤”出准份量来。这样,抽个冷子,乙犯点“坏”,蹦出一两句“葛”词儿来;出于大家对乙这种“性格”所了解的意外,就能收到我们要求的艺术效果。我在“捅蔫包袱”时,就采取这种办法。比方在《如此要求》这段中,这几句:
  甲  大夫说喝开水养人。
  乙  嗯,喝凉水还败火呢!(表面上是顺着甲说,实际上是在犯“坏”。)
  甲  喝凉水可容易闹肚子。
  乙  只要漂亮姐高兴,我们拉痢疾都行。
  甲  行!有点牺性精神。
  乙  这可不就豁出去了嘛!
  这一段,如果没有乙的“性格”作大量的铺垫,就不会产生比较强烈的效果。
  如果对“性格线”把不住,乙一直是老实巴交,那甲和乙的矛盾就不能激化,演出效果就会一般化。反过来,你“坏”我更“坏”,你“鬼”我更“鬼”,甲走哪条道儿,你堵哪条道儿,那就甭演啦。我认为这都是没把“秤”把准。
  一个相声写出来,只完成一半,演员在台上演出了,咱们平常说“立起来”了,才算完。人家话剧演员叫二度创作,咱们平常讲“规整包袱”。这需要两个人一起动脑子,捧哏的千万不能大松心。讲一句不可能的话,如果乙把本子上给你的每一句话都琢磨得让观众乐了,那逗哏的得省多大劲呀。虽然不可能,但我们得这样去做。十句里有一句琢磨成包袱了,我们就算没自忙。尤其是对有可能形成“包袱”的话里,要多下心,多想。在演《诗歌与爱情》这段相声当中,有一句“你说人这爱得…多磁实”这样一个包袱。原来在本子上写的是“这爱得多厉害呀!”这句是平常的话,但有点可乐的意思。我就琢磨,这样说之所以不能响,是因为“厉害”这两字,大家全通,全明白,全能想到。如果换个似是而非的词儿,又能表现出乙的感受,又得让大家感到可乐,就符合相声包袱“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规律。后来选择用“磁实”代替“厉害”。大家一听全乐了。有人说是用得“巧妙”,其实是用词不当。哪个小说、电影里把爱情形容成“磁实”来着?但这是顺着乙的性格这条线上琢磨出来的,符合乙的身份,也符合他这点“文化水儿”。观众听了,觉得“恰当”,会心地笑了。人家笑完了,咱一想,这大概就是把“秤”把准了,人家把你的“不当”当成了巧妙,相声就是这个艺术嘛。
  当然,这并不是说,乙每句话都得让大家乐,就算好。你让观众笑得“明白”,笑得“合理”才行。死乞白赖,故意做作,又把不准啦!我想把准“性格线”就能做到老先生的要求——不是“可有可无”。
  其次,在处理甲、乙二人性格矛盾当中,我和你(姜昆)有一个共同的感觉:两人千万不能互相“踩咕”。当然,这并不排除两个人应该有插诨、打趣的谈笑。也许是咱把这一老一小年龄的特点,形成了共同的看法。
  过去咱们相声当中,甲、乙二人互相“开涮”的例子不少,这是过去那个环境形成的,这道理谁都知道,也不用我“掰扯”。可今天的相声,我觉着甲、乙二人的关系应该是我们今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互相尊重,亲密无间,情如手足……形容词挺多的。就不多说了。两个人的相互态度,也影响着观众。比如:甲说乙:“你瞧你长得跟小瘦猴似的”,乙再说甲:“你好,长得跟酸菜缸似的!”您想,一个酸菜缸和一个小瘦猴在一起表演,观众对这二位的演员印象能好吗?你们两个人,自己都不尊重自己,怎么要求观众去尊重你们呢?相声老前辈在总结过去的相声表演中,有个“帅”宇儿。这个字,甲要遵循,乙也要严守。要认真,要热情。在台上,捧哏的要尊重逗哏的,不明白的问,不懂的听,听完后还得真“明白”,真有“感受”,表演上一定要逼真。我说,这是对艺术的严肃态度。有这个态度支配着,就是本子中有一些“开涮”的包袱,我们也能摘去。包袱再响咱也割。这不叫“忍痛割爱”,因为咱不爱,所以咱也不痛。再说咱可以把这类包袱“革新”嘛。比方《如此照相》中,甲说乙“长得比较漂亮”。乙被夸的晕晕乎乎,没自知之明了,产生自己也弄不清是男女了。其实就是这类包袱的变型。过去的贬,现在改成褒。听着舒服,演着自然,大家笑的也不庸俗。甲、乙二人的形象也不损坏。在《北海游》这段相声中,开始有这样一句,甲说乙:“在湖畔,您跟您的小孩抱着您的爱人。”这包袱一使也响,可是听着不舒服,也牵强,我就提醒,咱们就删了。捧哏的有这责任。你总有这种包袱,观众对你是一个印象;你总没这种包袱,观众对你就另是一种印象。在这方面不是没有教训。《我与乘客》中,甲说乙是孕妇,虽然进入的是人物,不是指演员,但影响仍是不好。虽然在以后的演出中删去了,但一开始的电台录音总有,现在一放到这儿,就觉着是别扭事。我们应该用我们的表演来赢得观众对我们相声艺术的尊重,对我们演员的尊重。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好接个下碴。就是领导讲话,我嘴上不说,心里也碎嘀咕着。有人说我这是“职业病”。毛病也好,职业病也罢,我是把这当成我捧哏的“基本功”来练的。捧哏在相声中是下句。表演地点不同,观众的不断更换,逗哏的经常“现挂”,这对捧哏的是个考验。你的话不能老和逗哏的重复。他有来言,你有去语。他说一句话,你得有四句话在心里准备着!甲说“观众来的真不少。”你就得说“座无虚席。”甲说“座无虚席。”你就得说“还好些站着的呢!”甲说一句,你接不上来——凉啦!甲后面的话都不好接了,演员思想一走岔,整个段子的演出都受影响。你说常练着点接下碴,对捧哏有点好处没有?说句文词,常备不懈也是“化被动为主动呢”!
  捧哏年头不长,琢磨点东西也是一嘟噜一块。有人老问我是怎么捧哏的,这也逼着我抽时间想想这个题儿。有机会能把这点体会讲讲,不对的别人就能给指出来。总结总结确实有好处。
  (网友bazaar转贴于04/11/27)
原标题:李文华谈捧哏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