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资料 > 曲海探研 >

田立禾先生答网友问

时间:2017-08-20 21:58来源:中华相声 作者:田立禾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1、关于《哭的艺术》和《姚家井》: 《哭的艺术》是传统作品,确实与现实生活有距离感。但段子的后半部份是表现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这种情感表达与现实生活是没有距离的。《哭的艺术》主要表现了一种民俗,凡是传统节目都与民俗紧密相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1、关于《哭的艺术》和《姚家井》:
  《哭的艺术》是传统作品,确实与现实生活有距离感。但段子的后半部份是表现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这种情感表达与现实生活是没有距离的。《哭的艺术》主要表现了一种民俗,凡是传统节目都与民俗紧密相联。如果要表演好这个作品,主要在于情感投入,妻子死了,这种感情怎么表现,朋友来了又怎么面对,这是生活,这种生活现在也是有的。至于内容当中一些情况不同,比如段子表现的是土葬,现在是火葬,其实并不是很重要。
  《姚家井》是我很早以前表演的,天津电台可能还有录音。现在我基本不表演这个节目了。《姚家井》是一个中篇,用行话说就是“八大棍儿”,得说两个多小时。这种形式没法和其他曲艺、相声同台演出,它是一种书场艺术。
  过去的相声演员必须要掌握“单、双、量、逗”,单活就包括“八大棍儿”。两个人搭伙,这个人病了,怎么办?你必须得会自己的东西。这里有历史遗留的原因。过去都是轮流演出,下午2点开场,晚上11点才结束。这个叫板凳头儿,2点到4点,6点到8点这段时间使单口。过去老先生都会。
  但是现在没有这个时间和场地条件了,所以就很少有人使了。
  2、关于相声的振兴:
  如果要振兴相声的话,相声必须要走向市场。走向市场这个问题就很复杂了,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
  相声首先要有曲目,相声的曲目要有承传过程,跨越的时间长度要比较长。象那些纪实性、宣传性很强的作品就不行了。过去的段子并不是一代人完成的,有许多段子是两代人甚至三代人完成的。比如《卖挂票》,马三立先生演得最好,但过去常宝堃也表演这个作品,而这个段子最初的创意据说是张寿臣先生。再比如《抡弦子》,是张寿臣先生最先表演,他是根据德寿山先生讲的一个实事加工润色而来的。后来他不说了,我们这一代演员都还表演,但本子都不统一,大同小异。我表演的这个本子,就是综合了各家之长,化为自己的东西。所以说曲目要有精品,而精品并不是靠一个人来完成的。
  再有就是演员。相声要有好演员。经常在电视露面并不代表什么,你要到剧场去。但是相声又是平民的艺术,到剧场看相声的大多是工薪族,票价太高了又不行。所以我说这个问题很复杂。现在有人说相声作品不行是因为作者太少了,如果真要进入市场,你演员能演活得起作者吗?一个演员养两个作者,恐怕大多数办不到。所以现在演员还是要自力更生,过去演员都是自己写,靠这个相声演员的群体逐渐完善丰富作品,有些文人帮助演员也是不计报酬的。现在一切都在变化,有些事情就很难说了。
  对于年轻人来说,如果想学相声,可以到学校,象北方曲校,有中专班,也有大专班。现在各个专业团体都有我们的毕业生,也培养了许多尖子学生。如果没有条件入学,只能是寻师访友,多看相声录像,多看文字资料。从学好普通话入手,逐渐熟悉这种艺术形式。慢慢摸索,尽量参加演出。自学成材的好演员也是有很多的。
  3、关于师傅张寿臣:
  对于张寿臣先生的研究,其实有很多文章,象一些演员、评论家都写过。他的长子张立林也在为张先生写传,现在大概已经写完了。
  我认为对于张寿臣先生的研究,应当是历史的、全面的、系统的、深入的,给他一个历史的真正地位。因为张先生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艺术家,他的艺术博大精深。值得高兴的是,11月4日中国曲协和天津市曲协将在天津武清区举办一个张寿臣先生的纪念活动,因为今年是他的诞辰103周年。到时有一个座谈会,我想专家和我们这些演员应该坐下来集中资料还张先生一个历史地位。因为他的历史地位非常重要。我觉得《中国相声史》这本书对于张先生的历史地位没有做出一个全面评价,从某种程度上还压低了他的地位。张先生不仅是一个相声艺术家,他还是一个爱国的艺术家,他的为人正直、作风正派,又是一个相声教育家,刘宝瑞、常宝堃等都是他的学生。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完的,所以我说要历史的、全面的、系统的、深刻的研究他。
  现在有许多研究他的文章,但都是一些断篇,没有形成系统。包括我手头也有他不少资料,他的轶文趣事、从艺经过。我生的比较晚,我的那些师兄们都做古了,他们对于张先生的了解比我深刻。我从51年认识张先生跟他学徒,到他去世,这段历史我是非常清楚的。但是要把这些散落的文章和资料集中起来并出版,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也不是我们个人能够完成的了。这里有很多事情,希望以后能够实现吧。
  4、关于相声的教学方式:
  首先我觉得口传心授这种教学方式并没有错,这是传统的教学方式。就我们学校来说,有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有教材,有教案,这就使教学更系统了、更科学了。但主要还是由责任老师带,也就是口传心授。据我了解,大专班也是这种方式为主,一招一式,手把手地教。现在相声界有些拜师只是名义上的,实际上师父传授的极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我们教授哪个段子,它的源流,它的特点,它的表演要求,它的难点等等,在教案中都要反映出来。这是过去老师教学生时没有的。比如《报菜名》这个段子,首先要有授课的目的:为什么教这段?启蒙。再有就是贯口的要求,练字、练声、练气、练节奏,通过这个规范你的普通话。菜名倒在其次,你现在弄本菜谱一抄,一会儿就能写出来。所以这种段子不必要翻新,主要是练口齿。再比如《十八愁绕口令》,它有训练儿化音的,有训练双唇音,有训练唇齿音的。再进一步就是曲目教学,曲目教学也是老师口传心授,一招一式,首先老师得是明白人,这个段子怎么教得心里有数。
  现在有些人反对老师口传心授这种方式,我很不理解。老师不口传心授,学生怎么学呢?现在科技发展了,有电化教学,让学生看光盘?那不是还得有老师讲解吗?所以我认为口传心授这种方式是适合相声教学的。
  说到张寿臣先生对学生的授艺,这很有必要说一说。张先生始终有一种“与时俱进”的思想,他本人是个很开阔的人。我体会他的教学,并不是只让我学他的活,他并不认为自己的东西至高无上。我刚跟他学徒时,他那会儿说评书,他对我说:我现在说评书,不说相声了,这几年的变化也不太了解了,你要多听。别有门户之见。所以他这种开放式的教学对我受益终身。我当时听过很多相声,象51年52年,侯宝林大师带北京曲艺三团,包括有罗荣寿、王长友、高德明、孙宝才、王世臣等等,这些演员几次来天津演出我是早晚必到。还有天津的红枫曲艺社,有常宝霆、马三立先生,这些都是我老师,还有在鸟市、南市演出的班德贵、杨少奎、刘奎珍、阎笑儒等等这些先生我都听遍了,所以我是受益终身。
  另外,他教学生事必躬亲。教《大保镖》一招一式地教。那时候他腿不行了,在教《窦公训女》的时候要脆下,他脆下就起不来了,我搀着他……他在教的同时也改,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是《歪批三字经》,有一段歪讲文字,别人都用打麻将牌,他用推牌九,但在教我的时候就删去了。还有《大相面》,奉送三相,头一相,根据你这个相貌气质,我断定你家里一定有爸爸。这个台词在他教的时候就净化了。
  他也会给学生讲很多,这个段子的源流,是谁的代表作,他是继承谁的,他能演到什么程度。比如《绕口令》,据他说现在的演出都不合要求。侯宝林先生在一本书中提到他看过张寿臣、周德山的《绕口令》以后,他就放弃不演这个节目了。而据张先生讲,他的《绕口令》也就演到万人迷的70%,也是不合格的。关于这个段子,应该怎么演,别人怎么演,他是怎么演的,他都会详细地讲述给学生。
  总之,张寿臣先生是胸襟开阔地开门办学。
  说到张先生的晚年生活应该是不错的,他是老四级演员,工资待遇都很高,是天津市的政协委员,本人又有爱国思想,他是天主教徒,但他提出来“先爱国后爱教”,他的思想很进步,非常热爱新中国。在艺术方面,谁问艺他都教。他不只是教自己的徒弟,晚一辈的、晚两辈的都教,可以说是有问必答。他常说不怕你们学,就怕你们不学。他在文革前退休,但一直参加演出。后来有倪钟之先生和另外一位先生帮他整理回忆录、从艺的经过、心得体会,但后来因种种原因丢失了。他在文革中没有受到冲击,因为他是爱国的艺人,政治上没有问题。在70年因肺癌去世。
  2002年10月23~24日
  (以上内容辑录自鲲鹏网城相声论坛)
原标题:田立禾先生答网友问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