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资料 > 佳作文本 >

单弦牌子曲《道士》文本

时间:2017-03-14 00:12来源:云板丝弦的新浪博客 作者:云板丝弦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云板丝弦 跟据刘耀东先生演唱录音整理 [曲头] 幻景无边惩戒愚顽,因一念顿起嗔痴把欲望贪,才落得身傍顽石就在陆地眠。 [数唱] 我唱一段聊斋的故事,名道士写至在三卷。 说有一位纨绔的子弟,家豪富他本姓韩。 颇有那孟尝君的作风,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云板丝弦 跟据刘耀东先生演唱录音整理
  [曲头]
  幻景无边惩戒愚顽,因一念顿起嗔痴把欲望贪,才落得身傍顽石就在陆地眠。
  [数唱]
  我唱一段聊斋的故事,名道士写至在三卷。
  说有一位纨绔的子弟,家豪富他本姓韩。
  颇有那孟尝君的作风,在家中食客常满。
  他又好斋僧布道,为的是广结善缘。
  在本村有位徐生,在韩家常吃喝他已成了习惯。
  这一日韩生宴请,在门外有老道前来化缘。
  家人回他钱米都不要,非要见主人您一面。
  正当在此说话之际,那道士已来至在面前。
  [罗江怨]
  说韩生一见,就满脸堆欢,忙请道长,坐至在旁边,这老道对众人哎把无、哎把无量佛来念。
  说贫道我四处云游,走过了万水千山,昨夜至此,住村外破庙里边,那韩生忙说哎呀真、哎呀真、真抱歉。
  老道说听说居士,你广结善缘,贫道我今日前来,为的是求饮求餐,还望居士哎您多、哎您多多的方便。
  [金钱莲花落]
  韩生举杯忙让客,大家欢喜可又畅谈,老道真是个好海量,一口一盅他亮底儿干。一连喝了足有那么二十余盏,(哩落莲花,一呀朵梅花)自动起身他就到外边。(依么嗨,哎嗨老莲花,一朵梅花落啊嗨)
  少时大家俱已散,个人回转自家园。咱们简单说每逢韩生有宴请,老道必至在席前。唯有这徐生把老道来怠慢,(哩落莲花,一呀朵梅花)那位说韩生呢?韩生的心里也不大自然。(依么嗨,哎嗨老莲花,一朵梅花落啊嗨)
  这天徐生问老道,说道长休怪我多言。是不是您也做回东道主,也算恭敬把席还。老道忙说有此愿,杯水之酬在明天。明天请二位到我那吃午饭,(哩落莲花,一呀朵梅花)贫道我按时恭候在庙前。(依么嗨,哎嗨老莲花,一朵梅花落啊嗨)
  [靠山调]
  老道说罢起身告辞回庙,徐韩二人只等明天。第二天二人聚齐是前去赴宴。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老道要请咱们吃饭,嘿嘿,八成大半他一定要受冤。
  说着走着可就来到村口了,见那老道还真在庙门前站。哎呀二位居士,来的还真是不晚,未曾耽延。
  三人进院,徐韩二人抬头观看,见亭殿巍峨琉璃画垣真是一改旧观。
  这二人不住的同时把老道来称赞,哎呀呀道长,您真乃是一位世外的神仙。
  老道忙说岂敢岂敢。请请,请到大殿之内有道童儿忙把那茶端。
  这三人落座之后,一边喝茶一边聊天,看起来时间可就不早了,并不见老道他说声开饭。哎呀又呆这么一个时辰之后,见老道站起身形把袍袖一拂,在桌案之上就罗列些杯盘。
  [倒推船](*根据曲本补充)
  老道吩咐摆酒宴,当时桌上罗列杯盘,韩徐二人留神看。
  [太平年]
  这徐韩二人,眼界可不怎么宽,看这些家什都透着新鲜,也有那个洋瓷盆还有那个大海碗,(太平年)所盛的物件也有点不了然。(年太平)
  有黄焖油鸡,配上笋尖,油炸鼋鱼他是外撒椒盐,带毛的猴头儿本是蜜饯,(太平年)全份的鹿胎又把海参掺。(年太平)
  有油炸三角,还有汤圆,曹州的羹饼还有一个烩三鲜,从来也没见过这个样的道席面,(太平年)闻着真香吃着也许解馋。(年太平)
  在酒席宴前,老道开言,叫声徒儿你快到外边,去将石家的姐妹唤,(太平年)不多时进来两位女婵娟。(年太平)
  [怯快书]
  徐韩二人抬头看,见两位女子真是貌似天仙。
  一位身长如嫩柳,一位身短似牡丹。那大的不过二十岁,小的也在二八年。二人俱是古装扮,头挽着圆髻身着长衫,阔领宽袖还扎着腰带,在衣边微露这个小金莲。
  老道吩咐忙佐酒,这徐韩二人喜心间。但则见小个儿一边开口唱,大个儿的横笛吹得欢,小个儿自己还拍着板,音韵悠扬似过天仙。现唱了一段那叫太真外传,唱完了琴挑她是又唱思凡。
  [南城调]
  徐生忙说,这秦腔讨厌,是不是那唱段评戏王少安赶船。
  再唱上一段,马寡妇开店,如果唱拿苍蝇听着就透着新鲜。
  这小曲唱完,放下了檀板,这老道又命二女给居士们把酒添。
  二女闻听,可不敢怠慢,轻易莲步来至在近前。
  但则见十指尖尖,斟满了两盏,招惹得二居士他是心里头不安然。
  简单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二人他不知不觉就大醉在席前。
  老道对这些,一概都不管,照样是举酒盅他一饮一干。
  [快书注头]
  老道起身站桌前,面对韩徐他是带笑开言。
  [快书流水板]
  二位居士且慢饮,贫道要稍息即刻还。
  但则见起身直奔那南窗下,早有个罗钿大床就摆在那边。
  这二女又为老道来铺上了被褥,搀扶道长躺在上边。
  这老道又命长女共枕卧,命少女站在了床头与他瘙痒二目传情他们挑逗玩。
  徐生一见可是冲冲怒,大骂老道理不端。
  跑上前去就要揪老道,这位道长急忙下床出离了大殿他是绕过房山。
  这徐生一见少女就在床前站,趁酒兴拉着少女急上了北床居然拥卧要安眠。
  猛回头见韩生仍在那席前坐,说韩兄你何不上前去陪伴女仙。
  这韩生趁着酒兴依了歪斜将床上,当时间这二人俱伴美女可是梦入巫山。
  天将明韩生一人酒气已销梦已醒,只觉昨夜冷如冰镇心胆寒。
  睁眼看原来是怀抱坚石就在阶上卧,回头见那徐生躺至在那破厕之内头枕着脏石他是尚在酣眠。
  这韩生急忙过去把徐生踢醒,四外一看可是不了然。
  所有的庭院是全都不见,只有那残墙破壁厕所两间。
  劝明公为人不要生邪念,绝不会有任何妖邪他会来至在面前。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后台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