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欢喜虫儿》相声艺人的悲欢离合 第二十六章

时间:2013-07-12 23:55来源:《欢喜虫儿》 作者:本网编发
枝儿解释道:“不是这意思,你大老远跑来看姐,姐能不高兴吗?这是咱俩的情分。可当初咱们不是定规好了吗,从此免去一切走动,不为别的,就为不给阿二爷捅娄子添堵,今儿这事万一让奕详碰上,我怎么跟他交待?”

  欢喜虫儿第二十六章(1)

  这一阵子,阿彦涛可谓踌躇满志。三座庄院的小麦全部抢收完毕,且尽都粜了出去,凭着春上肥足水足,颗颗籽粒饱满,毋庸讳言,自是卖了个出乎意料的好价钱。紧接着安排农工们种下了高粱、玉米,于是,喘出一口粗气之后,便邀了“醒世金铎”的票友开始承局活动起来。

  今天,是恭亲王奕訢的寿日,吃罢早饭,阿彦涛便整治了一应的乐器、道具,套好骡车直奔了前海。

  行至银锭桥,只见对面有个人低着头从桥上抢下,险些儿就撞到马头上,辕上坐着的李牵着喊一声“留神”,急急勒住了缰绳,待那人惊慌地向一旁闪过身体,阿彦涛方看清这满怀心事的汉子竟是许久未见的朱少文。

  他慌忙从车上跳下,伸手扶住了喘息未定的老友,问道:“您这是上哪儿啊,朱兄?莫非说……要不怎么……”

  朱少文惨然一笑,“还问我上哪儿呢,这两天我跑了大半个北京城,郎家园、南苑、姚家井全都去了,就为请你帮着拿个主意,万没想到,专意找你找不见,一撞却撞上了。”

  阿彦涛知道出了事,遂扯过他来到一处墙角,“遇着什么麻烦了?跟这儿说成吗?”

  “唉……”朱少文深深叹了一口气,便把韩麻子几个人被抓的事情叙述了一遍,“您说,一帮穷说相声的碍着他奕详哪儿了?说来说去,不就为混口饭吃吗?当然,这几个人也有他们的不是,拿去训斥一番,甚至打几板子都成,可听说要统统发到新疆去呢!家眷们急得跟什么似的,万般无奈,只好找您给拿个主意,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把人给救出来。”

  “我印象里,您和韩麻子素来好像没有什么交情,记得仓儿、王麻子还曾经上天桥砸过您的场子,本就对不住您,您干吗还要……”

  “话不是这么说,同在江湖走,皆是苦命人,谁让彼此都是吃这一碗开口饭的呢?再者,一群老婆、孩子鼻涕眼泪求到我面前了,我又怎么能无动于衷、袖手旁观?这不,眼下只好先到世子府门前去探探风声。”

  阿彦涛沉下心想了想,“既这样,我以为,此事不能直接去找奕详,这小子邪行,越求他他越来劲儿,现如今,仗着西太后的势力尤其长了行市,别看眼目前什么王还都不是,有时候,竟连惇亲王、恭亲王发了话他都敢不听。”

  “照您这么说,这事就没招儿了?”

  “也不是,实话说,眼下倒真有一个人能降得住他。”

  “谁?”

  “枝儿。”

  “她?这又怎么说?”

  “你别问那么多。我只能跟你说,奕详是贱皮子,枝儿的话他许听。不过,这个忙枝儿肯不肯帮,我说不好。”说到这儿,阿彦涛皱了下眉头,“说心里话,能不找她最好,我担心……”

  朱少文自然明白他指的什么,遂郑重言道:“阿二爷,放心,我们不会给您捅娄子的,这其中的沉重我清楚。”

  二人各有各事,未及多言,匆匆告别。

  骡车往南转个弯,老远便望见恭王府张灯结彩车马喧阗的一番热闹景象,五间正门漆得油光透亮,八盏大红灯笼分挂两厢,即连蹲伏在门口的两座石狮子也仿佛绽露了笑脸。

  银安正殿的院落里高搭着彩棚,花红柳绿色彩斑斓,四面廊檐缀满了喜帐、寿联,如一面面旌旗参差错落。殿前四尺五寸高的台基上摆放着寿星佬奕訢及几位王兄、王弟的席位,两宫皇太后亲笔题赠的一对大幅寿字张贴在堂前最显著的位置上。今日,凡到此贺寿的无人不知,这位刚刚三十出头的王爷乃是朝廷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顶尖人物,当年,未及弱冠便封了亲王,其后,不说受命全权大臣与进犯京城的英法联军斡旋,也不说在咸丰皇帝驾崩时与西边的嫂嫂合手平乱、稳定朝局,单这议政王、军机大臣、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头衔,无论文臣无论武将,又有哪一个攀比得了?这宗爷做寿,此时不尽心奉承全力巴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因此,该着来的便都来了,即使是闹肚子、打摆子也不敢担搁。只有走局的票友们对这一切毫不理会,依旧是茶水自备、酒食不扰,到这儿来没别的,就为图个热闹。

  王府总管一声高喊“开寿宴”,便见阿彦涛引领着众子弟围拢了雕着龙首的十不闲架子,敲锣打鼓舞铙击钹,铿铿锵锵地唱起了《万寿香》。开场曲如同皮簧中的帽儿戏,人们司空见惯,难以吸引眼球,台下的宾客只顾推杯换盏、笑语高喧。然而,待一对“逗哏”的登了场,乱嘈嘈的庭院便像有人喝了一嗓子一般,立时肃静下来。

  阿彦涛圆圆的脸上透着一团霭霭喜气,瞥了下身旁的裕二福,粗眉细眼中现出一丝狡黠。

  阿彦涛:北京城走局的票友里面,还真有几个有学问的。

  裕二福:不错。

  阿彦涛:如果要推出一个学问最大的,那就得说是我了。

  裕二福:啊?有这么说话的吗?您这口气也未免太大了!能具体说一说吗?

  阿彦涛:成。我是仰知天文,俯晓地理。假如这方面你有什么问题,我可以给你解答。

  裕二福:既这样,我就先讨教一个天文方面的问题。您说说,这天上究竟都有些什么?

  阿彦涛:有这么一句话,“人同天地”,你知道不知道?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