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欢喜虫儿》相声艺人的悲欢离合 第二十二章

时间:2013-07-12 23:34来源:未知 作者:小楼
北京的春天太短,短得就像小孩儿眨巴了一下眼。夹袄穿了不到一个月,骤然天便热起来,热得凶猛,热得暴烈,热得毫无预感,人走在亮堂堂、明晃晃的街上,那感觉就如同在炭上炙烤。

  欢喜虫儿第二十二章(1)

  沈春和在石虎胡同口外徘徊了许久,心里不住犹豫,眼望着朱少文家的院落大门,总也没有勇气往里走。

  北京的春天太短,短得就像小孩儿眨巴了一下眼。夹袄穿了不到一个月,骤然天便热起来,热得凶猛,热得暴烈,热得毫无预感,人走在亮堂堂、明晃晃的街上,那感觉就如同在炭上炙烤。他躲在一处门楼的阴凉里,坐在一侧的石鼓上,屁股虽然感到了凉爽,但心中却如开水一般滚烫。他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在书茶馆摆过场了,自打那天在一溜胡同“同和轩”出了事,北京城大大小小能够说书的地方,便像开过会彼此约好了似的全都回绝了他。宣武门里的森瑞轩、东四西的天宝轩、新街口的庆平轩、天桥的海顺轩,一家家的老少掌柜的,往常见了他总是如同迎接财神一般,如今竟也全都换上了一副不阴不阳的“笑脸”,不是推说已经排满没有档期,便是假称不日要粉刷装饰,总而言之一句话:小庙里容不下你这位姓沈的大神仙——这还得你自己琢磨!

  大凡北京城里喜欢听书的,谁不知道他沈春和十八岁就拜在“评书大王”邓晓臣的门下?谁不知道他凭借一身自小练就的武功说活了《水浒》中的武松、《三国》中的赵云?又有谁不知道他眼阔、耳阔、心阔,三教九流无一不通,百行百业无一不懂,腹藏十几部大书的梁子,因此获得了同行们给与的“沈家书铺”的美称?可如今这一切都仿佛不曾留下痕迹,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便把往昔的荣耀冲了个干干净净。回想起那一天的纠纷,他的心像被鞭子抽了似的一阵阵疼痛,他后悔自己不自量力过于冲动,他深深谴责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时心血来潮抖小机灵,不该兴之所至耍小聪明。

  同和轩书馆位于什刹海东河沿的一溜胡同,坐北朝南的六间勾连搭高房,南西两面皆有轩窗,周遭是一圈翠绿竹子的花障,风尾森森一片幽凉。屋里设有黑漆八仙桌、黑漆板凳,正前方搭着高出地面尺余的书台,书台的四周安装着雕花的矮木栏杆。这家书馆一来装饰讲究、环境幽雅,二来距离皇宫近便,无形中便成为了六部公卿及一些有身份的太监日常聚会消闲的场所。

  那天,同和轩门口的报子上写的是沈春和说的《大隋唐》,这一转儿才刚开书没几天。吃罢午饭的沈春和准时走进书馆,只见几个伺候老爷的前站跟班已经到了,前排都是固定的茶座,此时,这些茶桌上已摆上了各式的茶具、各样的烟壶,椅子上也分别铺上了由手下人带来的或棉或皮或竹的垫子,各位有各位的追求,各位有各位的讲究。

  不大一会儿,有七八个下了早朝、在馆子里吃喝已毕的官员一路说笑着走了进来。沈春和一眼看见打头的乃是惇亲王奕誴、总管太监安德海,一连几天他二人总是准时准点赶到这里。紧随其后的一位虽是第一次来,他却也认识,并且曾在北海濠濮间与之打过交道,即便忘了自己姓什么,他也不会忘了这位九门提督王世子奕详。

  五爷奕誴径直来到了他的面前,亲昵地用扇子敲了敲他的肩膀,“和子,人都说你‘书外书’说得尤其好,现场抓哏称得上一绝,我还从来没见识过,今儿就是专门来听你的‘外插花’的,你可得好好露一手!”

  安德海凑趣道:“你听清楚了,五爷放了话,你小子可不许偷奸耍滑,今儿必须放出手段招大家伙尽着兴乐一乐。”

  沈春和赔了笑说道:“小的哪有那种本事,不过是东扯葫芦西扯瓢罢了,偶尔插个科打个浑,也难登大雅之堂,难入各位爷的耳,着实是难为小的了……”

  安德海一下瞪了眼,“说你胖你还就喘了,拿搪是怎么着?”

  “小的哪敢?”沈春和走下书台,打完躬又作揖,“说书中的现挂,非得机缘凑巧不成,再者说,在座的都是朝廷重臣,无论哪一个发句话,都能让小人掉了脑袋,我又没生着三头六臂,哪句话说得不当冒犯了大人,再吃起饭来也就不香了。”

  奕誴晃晃手说道:“哪儿来那么多废话,你尽管放心大胆说,有本王爷在这儿,无论涉及到了谁,他也不敢把你怎么着!”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沈春和遂不敢再坚持,只好说道:“既这样,小的就勉为其难了,不过,还请五爷能出个题目才好。”

  奕誴转脸向四周看了看,一眼盯上了奕详帽子上的那只大花翎,“嗯,题目有了,这么着,你就把详大人这一枝花翎搁在书里边吧,即兴编上一段,让我们几个听听你到底有没有道行。你可听真了,他这根翎子非比寻常,那是当今圣上为祝贺他娶侧福晋特意赏下的,一个好大好大的脸面!仔细瞅瞅,满朝文武哪个有他这根翎子大?有他这根翎子长?这可是大清朝独一份!”

  自见了奕详,沈春和的心里便存了三分气,且不说去年夏天在北海说书他有意截了太后给自己的赏钱,立春那天在朱少文家,又听到了这位提督怂恿手下的一个豁子逼娶颜姑娘的事,更增添了自己对这王世子的憎恶。今日天赐良机,正好可以找个话茬戏耍戏耍他。心里如此想,嘴上却说:“不成不成,拿世子爷找笑,我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还有,皇上恩赏的大花翎,我又怎敢在这上面抓哏?非小子无能,实在是不妥,不合适,难以从命,还望几位爷多多包涵!”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