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城曲艺网__郭德纲最新相声_ 评书打包下载_ 王玥波评书

《欢喜虫儿》相声艺人的悲欢离合 第十八章

时间:2013-06-18 15:59来源:《欢喜虫儿》 作者:本网编发
女儿颜钰出嫁后不久,便随丈夫张景瑞远赴了江苏。巡抚李鸿章离不开手底下这个办事周到能文能武的年轻戈什哈,遂破例准许他带了家眷,并许下日后必保举他做一名地方武职官的诺言。颜朝相自是了却了一桩心事,然而,久藏于心内的另一种欲望竟随之升腾起来。

  欢喜虫儿第十八章(1)

  北京城下了入冬以来的头一场雪。

  清晨,颜朝相独自站在自家的田头上,远眺白光光的四野,耳听着间或从头顶上飞过的乌鸦的一两声聒叫,默想着自己的心事。

  女儿颜钰出嫁后不久,便随丈夫张景瑞远赴了江苏。巡抚李鸿章离不开手底下这个办事周到能文能武的年轻戈什哈,遂破例准许他带了家眷,并许下日后必保举他做一名地方武职官的诺言。颜朝相自是了却了一桩心事,然而,久藏于心内的另一种欲望竟随之升腾起来,他了解到李大人乃是道光年间的进士,少年有成,博学广知,三十岁不到,便充任了朝廷重臣曾国藩的幕僚,一时深得宠信,现今又编练了淮军这一支声名赫赫的队伍,将来定然是个炙手可热、前途无量的权臣。眼见了自己即将迈入不惑之年,但科举之道依旧未通,遂不由得产生了借助女婿与李鸿章的关系纳捐除授谋一份差事的打算。既然当不上科名出身的正牌子官,花钱弄个杂途官做做也未尝不是一个可行之举,就此也就算满足了自己一生的心愿。钰儿临行时,他当着女儿女婿的面谈了自己的想法,张景瑞听后竟十分爽快地应承下来,表示回到江宁马上就去找人活动,一旦有了音信必火速派人到京告知。

  料想不到事情进展得如此顺利,三天前,李大人麾下的一个四品千总找到姚家井,报说大功告罄,言江苏常熟县县令方刚调到了按察院,由此便空出了一个肥缺,催督他尽快筹措出一万两银子,水到渠自成。颜朝相曾经见过此人,那一次在宛平县打官司,就是这位名叫胡秀的千总受李大人的委托作为一方代表出现在大堂上。他平日无多积蓄,在这急着用钱的当口,只能把脚底下这一片祖上留下来的百十亩土地转让出去。自小他便随了父亲在这一块田土上操作,像熟悉自己的孩子一样熟悉它,现下要把它转给别人,却还真的是有些恋恋不舍。

  村路上,一阵马蹄声和着车轮的訇响由远而近,随后,他看到,一个二十多岁五官清俊的胖子从车上跳下,脚踩着积雪向他走来。

  “哈,好大雪——”来人亮开喉咙模仿着《夜奔》中的林冲向着旷野带腔挂韵喊了一嗓子。

  “瑞雪兆丰年嘛。”颜朝相主动迎了上去,“阿二爷,大老远的赶过来,辛苦了!”

  “为了自己的事,谈不上啊。”阿彦涛双手搓着冻得发红的鼻子,笑模呵呵地回答道。今日,他便是这块土地的买主。

  阿彦涛按部就班地在扩大着自己农场的地盘。京东郎家园原有祖上留下来的二百六十垧地,这几年在南苑前前后后又收进了四十几垧水田,广安门大小井一带零零碎碎购了有七八十垧沃土,如果再加上颜朝相的这一百来亩,距离自己万亩田园的宏伟目标便只差了一小半。啊,用不了多长时间了!他不由发出一声感叹,并暗暗拨动了心中的算盘:这些地全都种上庄稼,打下粮食便可以变换成钱,刨去各种开销之后又能买地……照此发展速度,只需要三年,便完全可以实现了自己的心愿!

  望着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原野,他的心忽地一下又被揪紧了,转过年一眨眼便是春天,在那青黄不接的季节里,不知又会有多少四方的难民背井离乡、携家带口投奔京城,自己可以收留一批青壮年充做农工,可他们的那些妻儿老小又该如何度日?方才,在到这儿来的路上,他亲眼看见有十几具冻饿而死的倒卧被看街的抬到排子车上,准备拉到城外掩埋,其中一个至死仍紧紧搂抱着半拉破砂锅,里面装着一些早已燃尽的火炭。不如救救急先开个粥厂吧?他在心里与自己商量。欲做成这件事,先就要拿出至少三五百担粮食,还要租下一个合适的场地,可如果买了脚下这块地,他也就再没有了余钱。

  这一块地是朋友朱少文介绍给他的,亩数虽说不大,位置却很吸引人,正夹在他先前购买的一片田土的中间,有了它,今后无论是耕耘还是灌溉,便都有了许多方便。此前,李牵着已带着人来看过几次,这一回便要由他做出最后的决定。

  阿彦涛蹲在田垄上,拂去覆盖在地面上的积雪,手攥了一把土,凑在鼻子底下闻了闻,随后,又扒散了仔细端详着。

  “绝对是好地,插上根烟袋杆都能发芽!”颜朝相矮了身体凑过去。

  “既然这么好,你干吗要卖呢?”从阿彦涛的语气中听不出是赞许还是反诘。

  “不瞒您,举家南迁,用不着了。”

  “去哪儿?”

  “江苏常熟。”

  “那可是富庶之地、鱼米之乡。去做官,还是经商做买卖?”

  “七品小职,不足为道。”

  “这么说,阿某该给您道喜了?”

  “同喜,同喜……其实,细想起来,做官也难,没有什么大意思。”

  “这话您可就说左了,依我看,现而今没有比做官更轻松的了,主意有师爷替你拿,大事小情有衙役替你办,无忧无虑,优哉游哉,你只管坐在炕上数钱就是了。”

  “真要像阿二爷说的那样倒好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做官不知世事艰。听您这口气,莫非祖上也曾任过一官半职?”

  “我不过一土地主而已,哪里会有这等荣耀?我只知道仕途险恶,故而避之犹恐不及,想着这辈子能安安生生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也就算不虚此生。”阿彦涛无心与他深谈下去,遂扭转话题说道:“这块地倒也还行,只是感觉沙子多了些。”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